章节目录 1

少妇的打工和性爱历程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女人的一生中,有很多难忘的第一次:诸如第一次来月经,第一次与初恋的

    情人热情拥抱和接吻。第一次在新婚洞房,含羞之中忍痛向丈夫献出初夜,第一

    次躺在冰冷的产床上,在惧痛之中生下孩子。但是一个女人在精神寂寞之中,背

    着己的丈夫第一次与人偷情,并第一次达到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一定是最

    令人难忘的。

    我是一个在四川山地的农村长大的女孩子,是一个男人们所说的,第一眼看

    上去就会觉得很漂亮的那种女人,几年前,我熟悉了我现在的丈夫,他是某国营

    企业的正式工人,在我们那里,一个农村女孩能找一个正式工人,已经是一件很

    了不起的事。

    我们彼此相爱,我对他更是百依百顺,结婚一年后,生下了一个男孩,因为

    国家政策的规定,我的子宫里放了避孕环。不久,我丈夫因工作需要被调到分厂

    工作,家中就剩下我们母子俩。丈夫要隔十天半月才回来看我们母子一次。

    孩子一天天地长大了,我把孩子送回我娘家断奶。由于我没有工作,孩子又

    送回娘家,所以整天无所事事,丈夫又不在,就感到很寂寞。晚上独守空房,更

    不是滋味。

    朋友来叫我去跳舞,我兴奋地跟她去了。在跳舞时我经朋友介绍熟悉陈俊,

    陈俊是一个做香烟生意的老板。后来,陈俊就天天晚上来请我去陪他跳舞,并经

    常请我去吃火锅,陈俊是一个身材高大坚固的男人,由于经常的接触,他给我的

    形象是很有幽默感,他讲的每一句话都使人感到很开心,所以同他在一起,永远

    不会使人感到空气紧张。他讲话很有分寸,做事很有规律,我就对他少了一份戒

    心,多了一份好感,有一天,他请我跟他去烟草公司玩,在烟草公司我亲眼看见

    他将一大扎现钞付上,又将成箱成箱的香烟搬到汽车上。陈俊对我说:"阿芳,

    假如你愿意,今天就带你出去见见世面吧!"

    我很兴奋地点头答应,到了目的地,我又目睹他将一箱箱的香烟交出去,再

    将大把大把的钞票放进自己的腰包,我心里好不羡慕。回到市区后,他问我想不

    想做卖香烟的小生意,我不加思虑地说道:"想是倒想,就是没有本钱啊!"

    阿俊很认真地对我说:"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可以将搭配的香烟交给你去

    出手,嫌的钱是你的,你只需要将本钱给我就行了嘛!"

    我兴奋地问他是不是真的,他说:"这个我不用骗你,因为我每次在烟草公

    司拿烟的时候,中高档香烟一都要搭配一部份低档烟,所以这些低档烟就给你去

    出手,这样你就不用愁什么本钱了嘛!"

    听他这么说,我好不兴奋,我很激动地对他说:"阿俊,我赚了钱后,一定

    会好好感谢你的!"

    他很幽默地看着我说:"你将用什么来感谢我呢?第一,我不需要你送钱,

    第二,我更不需要你买什么礼品送给我,我看你预备用什么来感谢我。"

    我默默地,考虑不到该用什么来感谢他,他笑着对我说:"不要呆想了,我

    们先去吃饭吧,然后再去跳舞。"

    我满怀兴奋地同他去了,我们吃饭,谈天,又一起进舞厅玩得很开心,舞会

    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了。虽然是阳春三月,但晚上十一点后街上

    已没有多少行人了,他送我回家,在我们路过烟草公司时,他叫我等一下,他说

    去看看汽车的门有没有关好,因为我一人站在大门外有点害怕,所以我就同他一

    去走进了烟草公司的大门,我同他来到了那辆汽车旁,他左右地拉了拉车门说:

    已经关好的了。"

    这时,我见他从裤袋里拿出车门钥匙打开车门,并对我说:"阿芳,我们上

    去坐坐吧!等我抽支炳我就送你回家好不好?"

    说着,他就坐进了驾驶室,我也没有考虑地,跟着进了驾驶室,他点燃一支

    烟,漫不经心地抽着,他说:"现在这个年代,交女朋友就要就要找家庭主妇,

    因为家庭主妇最纯,最有女人味。"

    我问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他说:"满街跑的女人最好不要去碰她们,以免

    发生爆炸,就麻烦了!"

    我不懂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接着又说:"阿芳,你皮肤又白又嫩,人又长

    得这么漂亮,我好喜欢你呀!"

    我说:"阿俊不要这么说,你是知道我是有丈夫的。"

    他说:"好了,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我送你回家吧!"

    我转身正预备下车,他忽然从后面紧紧地捉住我,并将我按倒在坐垫上。我

    极力挣扎,我说:"阿俊你不要这样,假如我丈夫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他一手挡住我的嘴轻轻在我耳旁说:"你不要叫,现在夜深人静的,要是被

    人抓住送到公安局我们就麻烦了。"

    我想,假如我叫喊,被人抓住送到公安局,也真的就大件事了。接着,他又

    轻轻地对我说:"阿芳!我真的好喜欢你。你放心吧!我一定带你出去赚大把大

    把的钱,你不要动,我只是想亲亲你,抚摩一下嘛!"

    我极力推他,他却死死地抱着我不放,汽车就摇动着,所以,我就不敢再推

    动他,要是真正被人抓住就太难为情了。他见我不再反抗,就在我的脸上。嘴唇

    上一阵狂亲乱吻,他的手也顺势伸入了我的衬衫内抚摩着我那对丰满的**。

    "阿芳,你太美了,我好喜欢你呀!阿芳,你嫁给我吧!我一定带你去赚大

    钱。"他语无伦次地说着,我的衫钮被他解开了,一下子又将我的乳罩向上拉去,

    一对丰满的**一弹而出,他就势低头亲吻我的**,并含着**吸吮着,他自

    言自语地说:"你的奶奶好大,好肥呀!"

    他的手滑向了我的下面,想把手伸入我的裤内,我马上拉住他的手对他说:

    "阿俊请你不要这样,我这已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我们到此为止吧!我要回家了。"

    他根本不听我的,还是执意地要将手往我裤内伸,我说:"阿俊我不是你所

    想像的那种女人,你再不听我就要喊人了。"

    他仍若无其事地说:"你喊人我不怕,我又不是本地人,抓进去两三天,我

    就会出来,而你,你又怎么去给你丈夫解释呢?你假如不怕,那就喊吧!"

    他这一招很利害,是的,我并不敢大声喊,唉!到如今只有任事态发展下去,

    但又一想,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呢?我又

    已经有避孕环,假如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丈夫大概是不会知道的。

    这么一想,我也不再反抗了,"唉!任其自然吧,我也来尝试一下偷情是一

    种什么味道吧!"当我在想这一刹那,不知不觉我的裤子已被他脱到了膝下,他的手一下子就摸在我的小丘上,摸了几下,他惊异地对我说:"哇!你是一个尤

    物,难得的尤物!"

    当时我不解地问他尤物是什么意思,他吻了吻我说:"真的没想到你是一毛

    不拔,不长阴毛就是白虎嘛!你不知道十个女人九个毛,像你这个型号,十个女

    人中难得找到一个哩!我好幸运哦!"

    他的手不停地在我那一毛不拔的**上往返地揉捏着,他的嘴不停地吻着我

    的脸,唇,耳等处,手又移向了我的**,他像在揉捏着一个汽球一样摸玩着我

    丰满的**,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他的舌头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他的手

    又滑向了我的**,在我那光秃秃的地方轻柔地揉捏着,嘴里自言自语地:"白

    虎的肉包子好肥呀!"

    这时他迫不及待地起身脱他的裤子,脱掉裤子后就顺势压在了我的身上,在

    黑暗之中,我感觉到一根像铜筋棒一样的东西抵在我的小腹上,热呼呼的,我看

    不见他的**是什么样,是粗是小,是长是短我无从知晓,唉!管它长短大小都

    无关紧要,我只希望他像我丈夫一样三下五除二,早点完事了,好早点离开这个

    可怕的鬼地方,假如时间长了,被人发现那就完了。他却不慌不忙地握着他的肉

    棒在我的**上。大腿内侧往返地闯来闯去,由于驾驶室内很窄,所以我双腿不

    能张得太大,他把**对准了我的**轻轻地顶了几下,也没有能插进去。

    这时,我发觉到他的**抵在我的**口,似乎被卡住了似的。没法子进入

    我的**,我不知道是我的下面没有水的原因还是他的**太大了而进不去。但

    我又在想,是不是因我的腿张得不够大而影响他的入侵呢?

    不过,这里的环境所限制,我的双腿已经不能再分开了,于是,我伸手去拨

    开我下面那两片肥肉,尽量张大下面的洞口。他要顺势将**往我的**内顶去,

    他轻轻地在我耳旁道了声:"谢谢!你放心我会带给你一份惊喜的!"

    我没有理他,这时,他的**已温柔地进去了一半,忽然,他的屁股向前一

    挺,把整根**全部搞了进去,他的**不知有多粗,我感觉到他的**把我的

    洞穴塞得满满的,不过我也用不着想那么多,事到如今,我只希望他能早点射精,

    早一点离开这个地方。然而阿俊却若无其事地,一边慢慢地**着他的**,一

    边将他的手在我的两个**上摸来摸去。一会儿又把我的**捏来捏去。

    我躺在下面一动不动,黑暗中,我们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我只感觉到他的

    嘴唇在我的面部和**上往返地亲吻着,他的手不停地揉捏着我那对肉球似的乳

    房,为了让他尽快射精,我便闭拢双腿,用力夹他的**。他**的动作倒很温

    柔,很有节奏,一点也不急躁,他轻轻地拔出**,然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

    底。他的嘴慢慢地从我的脸上滑向我的**,双手揉捏着**,使**部份凸起。

    接着伸出舌头在我的**四面舔来舔去,然后又含着**温柔地吮吸。

    经他这么又吮又舔搞得我浑身痒酥酥的,同时,他插在我下面的洞穴的**,

    还是不快不慢地**着。

    抽出,插进,再抽出,又插入。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触最深处,同

    时,他的舌头伸入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丝丝舒适的感觉便由我

    的**和洞穴的深处传入我的大脑。我的洞穴里也潮湿了许多,并有少量的分泌

    液流出,他似乎感觉到了我有分泌液流出似的,他便将手从我的屁股后面摸去,

    摸到我的会阴处,然后幽默地,又似乎自言自语地喘着气说:"真是功夫不负有

    心人,终于有水出来了!"

    我问:"你在说什么?"

    他微微地喘着粗气说:"我说你的肉包子好肥呀!你那两块肉好有弹性,你

    看我插进去,你那两块肉就把我的兄弟给弹了出来啦!"

    此刻我心里很明白,我是在和谁做事,所谓做贼心虚,这话一点不假,我的

    心里是相当害怕的,哪有心思去听他油腔滑调,我真的希望他能马上射精。我不

    敢想再待下去了,而他呢,他还是用舌头在我的**四面舔来舔去,他的**不

    快不慢地**着,那条**在我的洞穴内一会左,一会右,一会上,一会下地撬

    动着,搞得我浑身热热的,慢慢地,我感觉到他的**每一次深深地插进去时,

    他那**似乎把我洞穴最深处的一个什么东西给碰着,似乎触电一样,我就会抖

    动一下,感觉上很舒适,就这样一反一复渐渐地我觉得越来越舒适,我的呼吸也

    变得急促起来,洞穴里的水好似也越来越多了,人也觉得轻飘飘的,这时我才感

    觉到他的确跟我丈夫不一样。

    他的**还是那样不快不慢地插入,抽出,很有节奏,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

    而有力地直抵最深处,而每当他的**深深地插到底时,我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

    地战抖一下,舒适得不知如何形容的舒适,我不知不觉地伸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

    臂,他好似感觉到什么,便慢慢地加快了**的速度,我的舒适感也在慢慢地增

    加,而**里的水也越来越多,并伴随着那**的**溢出来外面。

    舒适,好舒适,我松开抓住他手臂的双手抱住他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抬起我的

    屁股去配台他的**,他使劲地插进去,我便抬起屁股迎上来。他见我在配合他,

    更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地说:"阿芳,我要搞得你心花怒放,我要搞得你难

    忘今宵!"

    我觉得我的**似乎变宽了一样,我只希望他那根**用劲插,插快点插深

    点,我紧紧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而我的舒适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挥抽之下再

    加剧。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从我的**内直

    泻而出,流在汽车坐垫上,我的屁股也湿了,他越用力插,插得越深,我越是舒

    服。

    一股股**流了出来,一阵阵舒适的快感由阴部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那人

    肉隧道似乎还在变宽,感觉不到他的**的强度,似乎他的**很小很小似的,

    我都说不清楚到底是我的隧道变宽了还是他的**变小了,我使劲地夹紧双腿,

    哇!太舒适了,我俩都大汗淋漓,他插得越快我的屁股就扭动得越快,他的每一

    棒都是那么有力地直闯我的花心,我的身体在战抖,似乎触电一样,真很不得把

    他的**连根放在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他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他的劲越来

    越大,我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我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

    梦一样,模模糊糊的,我已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么地方,完全

    忘了这是在和别的男人偷欢。

    他把我搞得这么安逸舒适,我真的不想让他下来,让这种舒适感永远保持下

    去,这种舒适,安逸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好似活塞一样,狂

    抽猛插,我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举,我的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摆动,我的

    人就像飘了起来,似乎忽然从万丈高空中直落而下,我的脑海一片模糊,又好似

    触摸了三百八十伏的电压一样,一殷强有力的热流射入了我的洞里,同时,一股

    最舒心的暖流从我的**的最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

    阿俊有如一堆烂泥压在我的身上不能动弹,不知过了多久,我那飘浮的心才

    回到驾驶室,阿俊从我身上下来,我感觉到我的下面是水淋淋的,我们休息了一

    会儿,便起身穿上衣服,由于刚才的快乐和舒适,使我的心情很好,很开心。没

    想到第一次同他偷欢他就使我舒适到极点,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我把开始

    时对他的一份恨,也转成了一份好感,甚至我有一点喜欢他,我心里在想:"如

    果他下一次提出要同我造爱,我绝对不会拒绝他,希望他下次还会再来,再给我

    带来快乐和舒适。

    这时阿俊问我:"阿芳,怎么样,我比起你丈夫如何呢?不错吧!"

    我睹气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丈夫不如你呢?"

    他搂住我说:"肯定啦!看你刚刚兴奋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丈夫可能从来没

    有给过你这种感受,是不是呀!"

    他看着我,期待我的回答,但我也看着他,无法回答他半个字。是的,我结

    婚几年来,丈夫他从来没有带给我什么叫舒适,从来没有过像今晚这样的美妙的

    感受,我真的不知道一个男人能使一个女人这样快乐,这样**,唉!假如他就

    是我丈夫该多好,我会让他日日夜夜都给我快活,那才好呀!

    他见我半天没有回答他,就问我:"阿芳,你在想什么呢?"

    我说:"没想什么呀!"

    他把头贴在我耳旁轻柔地问我:"今晚玩得开不开心呢?"

    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他接着又说:"下一次我会让你更开心哩!"

    我们轻轻地出了驾驶室,整理好衣衫就一前一后地走出了烟草公司的停车场,

    我回头一望,没有发现其他人。我想今晚的事情大概没人知道,真是上帝保佑,

    而且还会有下次,我心里暗暗期待着下次,他搂着我,我们慢慢地走着,这时他

    从口袋里取出不知多少钱给我,我心想,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一下子就火冒

    三丈,把他手中的钱打落在地,愤怒地对他说:"谁要你的钱,你把我当成什么

    人了!"

    他见我发火了,忙拣起地上的钱对我说道:"阿芳,你误会了!我只是感激……"

    我打断他的话,说道:"无论你怎么说,我不想听,快送我回家!"

    他忙对我说:"对不起好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呢?"

    他搂着我,我们彼此都没有讲话,不知不觉已来到了我家前面的巷子里,我对他说道:"阿俊,就送到这里,你回去吧,别让人看见了不好。"

    他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亲吻我的前额和双眼,我连忙把他推开,他含情默

    默地对我说:"我明晚还来找你。"

    我也兴奋地伸双手拦住他的腰,我所期待的不就是明天吗?我心里比吃了蜜

    糖还要甜,我滇掂着脚回报了他一个吻。他看见我进了家门,才转身地离去了。

    回到屋里,已是凌晨三点多了,屋内仍是空空的,我脱掉衫裤躺在床上,回

    味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是多么的美妙,我现在才知道男女之间的**是多么的不可

    思议,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造爱,但我和丈夫结婚了几年,孩子要已经一岁多了,

    为什么丈夫从来就没有使我达到过这样**?

    同丈夫**,从来就没有像今晚与陈俊这么舒适快乐,他们同样是男人,为

    什么两个男人给我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一个使我瓢飘然,舒适到了顶峰,而一

    个使我从开始到终了都那么平淡。虽然我丈夫每次都搞得满头大汗的,我在下面

    却没有一点反应,每次我都希望他快点搞完,我好睡觉,这个问题我真是百思不

    解。

    这时,我感觉到我下面有液体从**内流出,我就脱掉三角裤,张大双腿伸

    手去抚摩我那两片肥肉,我又想起在驾驶室内所发生的一切,这一切是多么的令

    人回味呀!我抚摩着两片肥肉,摸着从**内流出的液汁,这液汁中有我兴奋时

    流出的**,当然也有阿俊射进去精液。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今晚真是太

    刺激了!

    阿俊刚才说得太妙了,"难忘今宵",且不说难忘今宵,今宵就已经难忘了。

    不知不觉中,我进入了梦乡,可是我又被一阵舒适和**惊醒,我还以为陈

    俊还在我身上,我伸手一抱,是空的。我翻身坐起,打开灯一看,屋内除了我没

    有任何人,发觉是一个春梦,我使劲打了一下自己,真是一个梦,我没劲地又躺

    下睡觉,我想不通为什么会作这样的梦呢!我伸手一摸,我的**怎么会有这么

    多水呀?以前我从来没有这种现象,为什么现在作梦都会有快感,并在梦中达到

    **。我想,一定是陈俊打开了我的快乐之门。我好想快点再见到他呀!

    第二天,我起床后,心里一直想着阿俊,盼望他早点到来。他不负我的希望,

    终于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当我看见他的一刹那,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我简直忘

    了形,傍晚时我跟他一起去吃饭,进咖啡厅,在咖啡厅里,我们要了两杯咖啡和

    一些小点。我们坐在一起。阿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手刚好放在我的**上,

    我不再拒绝他,他的手在我的**上轻轻地揉捏着,他轻声细语地在我耳边问我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睡觉时有没有想我呀"

    听他这么一问,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心跳得更快了,我没有说话。他又说道

    :"昨天晚上的事我想你是不会忘记的,我相信你是终生难忘的"

    我不好意思地问他:"为什么呢?"

    他看着我说:"为什么?这还用问为什么吗?昨晚你给我的感受,和你忘形

    时的动作,我想你今后是不会再拒绝我的要求的吧!"我的心一阵战抖,他似乎

    看穿我的心,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的脸更红了,他搂着亲了一下我的脸,我顺势

    把脸埋在他暖和的怀里,怕他看穿我期待他再来的想法。

    我感到很难为情,他则搂着我轻轻地抚弄着我的头发,我靠在他宽厚的胸膛

    上,微闭双眼,听着美丽的轻音乐,任他轻摸轻吻,他轻轻地在我耳傍说:"你

    **上不长一根毛,是一个上乘的肉饱子,唉!你丈夫把这么好一个肉饱子放在

    家里凉拌,若是早两年我们熟悉,你的肉饱子只有我一个人吃了,没有你丈夫吃

    的份了。"

    我笑着说道:"去你的吧!油腔滑调的。"

    他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又说:"骑白虎,肉包子,**洞,水长流!"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我在外面到处跑,见的女人也不算少了,可是

    像你这样天生光洁无毛肉饱子,而且多水饱汁的蜜桃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真是一等上乘的尤物,算是我们有缘份吧!"

    我不太懂他到底在讲些什么,我就这样看着他听他讲话,他边抽烟边看着我,

    过了一会他说:"我真的看不出你已生过孩子,却仍然像一个少女。"

    他说此话时把我搞得很不好意思,我说:"你不要说得那么肉麻好不好,我

    难道真的有那么好吗?"他拉着我的手很认真地对我说:"阿芳,我现在不想骗

    你,唉!我老实同你讲我是结过婚又离婚的人,原因是我老婆同我每次作爱时她

    都叫着受不了,不管我是多么的小心她都叫痛,就因这个事我们离婚了,后来我

    也熟悉了几位女人,可是她们都因同样的原因同我分手,为此我很痛苦,但是你

    与她们不同,因为你同我第一次的就可以同登极乐仙境!唉!你是一个尤物,难

    得的尤物,但愿我们能长相斯守。"

    我看他说得那么真诚,我也不想让他伤心,我说:"有情不管别离久,情在

    相逢终有期。我不会离开我丈夫的,因为我和他已经有了孩子。不过偶然和你亲

    热,也未尝不可,只是你也要替我着想,不方便的时候,可别太勉强。"

    他深情望着我说:"阿芳,你想不想知道,她们为什么个个都是在我同她们

    的第一次后就分手呢?"

    我摇了摇头,他又说:"昨晚上我很对不起你,我不该强迫你就范,虽然你

    后来也很开心,但我始终对此事感到内疚。"

    陈俊的确是老练而且狡滑,他明明知道我达到**后,多数是不会恨他的。

    我故意接着他的话说:"是的,我那时很恨你,你不了解我,我最恨别人强

    迫我做事,就是我丈夫要同我做,都要经我同意的。可是你竟不由分说就把人家

    给干了!"

    他看着我,微微笑着对我说:"对不起!以后我每次都问你一声行不行。"

    说完,他把我搂得更紧,我想起昨晚他带给我的快乐和**,一股强烈的

    欲火在我心中燃烧,那欲火就像火山即将爆发似的压制得我好难受,我恨不得马

    上就找一个地方就把那回事和他干起来。

    当我渴望着那一刻的来临,想着那一切一切,我的下面就觉得热呼呼的痒得

    难受,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似的,连忙起身付了钱,他搂着我走出了咖啡厅,我

    们就像是一对新婚夫妻一样亲热,他搂着我,我依靠在他那坚固的肩上。这时他

    轻轻地在我耳傍说:"我等会要给你看一件宝贝,我想你会喜欢的。"

    我温柔地问:"是什么宝贝,你又怎么知道我会喜欢,在哪里呢?快给我看

    看!"

    他笑着说:"现在还不行,等一会我会给你看的。"

    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我家,我打开房门,家里空无一人。我俩进了屋后,我

    就顺手关好了门拉好了窗帘,这时他半开玩笑说:"今晚我不走了,我陪你睡好

    吗?"

    我红着脸说:"你兴奋就在这里睡吧!不过明天早上六点钟前你必须离开这

    里。"

    我心想,假如我丈夫回来最快也要明天早上六点后,今晚有他陪伴,他会给

    我一个难忘的今宵,怕什么,反正丈夫不在身边,只要我小心点是不会有人知道

    的。他兴奋地抱着我一亲,我们俩人顺势都倒在了床上,他压着我亲吻我,找开

    心极了,这时他拉着我下了床,我站在床边他就帮我脱衣服,我的衣衫被他一件

    一件地脱下,这时我只带着乳罩,下面也只穿着一条三角裤。我的乳罩扣被他解

    开了,一对雪白丰满的**房一弹而出,阿俊看着我的**,忍不住又捏住说道

    :"你的**实在太美了!"

    我红着脸没有理他,他迫不及待地又脱去了我的内裤,我一丝不挂地站在他

    面前,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半天没有反应,此刻的找根本不知道"羞耻"两字,

    我心想,既然要做就不要怕,我要让他看过够,他呆呆地站着不动,一双眼睛像

    扫描一样上下打量着我赤条条的**。我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他似乎在欣

    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似的把我注视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是一个真正的美人,

    你的皮肤又白又嫩,甚至太动人了,让我摸摸你吧!"

    说着,他一下搂住,抚摩着我的肌肤,说道:"你的肌肤模起来又光又滑,

    你这对奶奶又圆又大,你看这两颗奶头好似成熟的樱桃一样,美极了!我想吃这

    两颗樱桃。"

    他的手不停地在我的奶奶上往返地抚摩,揉捏着,他的手慢慢地朝我的肚皮

    下面模去,另一只手的手指已触模到我的**,他低着头简直是目不转睛地看我

    的下面,手不停地往返在我的**上磨擦。我见他慢慢地亲吻着我的**,他的

    嘴唇慢慢地在向我的肚子小腹吻去。他整个人就蹲了下去,他的嘴唇刚好吻在我

    的**上。

    他闭着眼睛,用鼻子在我的**上闻了闻,睁开双眼看着我那一毛不长的阴

    阜,说道:"不长毛的女人真是太美妙了,中间这条肉缝一目了然。像未成年的

    小女孩。"

    他的手一把抓在我的**上,他说:"真不愧是一个逗人喜欢的肉饱子,一

    抓就是一大把肉,又白嫩又细腻,美极了!"

    他站起身来,紧紧地抱住我说道:"我第一次看见这么美的女人,真的,你

    太完美了,让我再好好地欣赏一下吧!"

    说着他便放开我,并后退两步,再次欣赏着我那雪白浑圆的**,还有找那

    一毛不拔凸起的**,以及那条清楚可见的肉缝。看完之后,他便把我抱起轻轻

    地放在床上,他站在床下面,上半身伏在床上,一双大手慢慢地,而且很温柔地

    在我的下面翻阅着我的大**、小**,用大拇指在我的肉缝里轻柔地往返滑动

    着,中指时不时地磨擦着我的阴蒂,我被他抚摩得很是舒适。他的另一手按揉在

    我的会阴上,我觉得又是一阵快感从那儿传遍全身,我的人肉隧道热呼呼地流出

    了水来。

    这时,阿俊用手拨开我的双褪,他的嘴唇对准了我的洞口便是一阵猛吸,把

    我流出来的**也吃进肚里,他又伸出舌头探进了我的**口拼命地舔着,接着

    又拨开两片大**,用他的舌头温柔地,往返舔动着我的阴蒂,令我全身不停地

    颤抖,舒适极了。

    他的手在找的**上往返的揉捏着,我被他搞得浑身麻酥酥的,我的洞内空

    荡荡的好需要他一那根东西来充实,我的心里好慌,我拉着他的手暗示他脱衣上

    床。

    他明白到我需要的是什么,他站起来开始不慌下忙地脱着上衣,我盼望他脱

    快点,当我看见他脱光上衣时,我才发觉他是那么的健壮,他的胸肌好发达,宽

    宽的胸膛,他腰很粗壮,真是熊腰虎背,到处都是肌肉凸凸,简直不相信他是四

    川人。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父母都是山东人,怪不得他那么高大坚固。只见他又脱

    去了长裤,还有一条内裤。他却没有急于脱去,我都感到希奇,这时他微笑着对

    我说:"阿芳,你记得今晚我们从咖啡厅出来时,我对你说过要送你一件宝贝吗?

    现在我拔出来给你看!"

    我明白他在讲什么,我急着说:"好哇!什么宝贝快让我看看,我满足就喜

    欢,不满足就不喜欢。"

    他笑着说道:"你一定会满足的。"

    说着他便脱去了内裤,原来他所指的宝贝就是指他的那条**。现在,我才

    看清楚了,他那条**原来是又粗又长。我的心差点没跳出来,看着他的特大阳

    具,我的心跳得更快了,我要不是亲眼见到,我简月十相信会有这么粗壮的东西,

    他上床后,躺在我身边,我看得更清楚了,他的那条特大号的阳贝起码有二十公

    分长,直径起码有四公分左右,简直是又长又粗又圆,真的似乎一条种牛的大鸡

    巴,那**就好似一朵大蘑菇头似的,怪不得昨晚在汽车驾驶室,他搞了半天也

    搞不进去,我一直认为是我的腿张得不够开而影响他的,原来真正的原因还是他

    的**太粗了,也就是他这条特大号的大**搞得我欲仙欲死,也正是这条大肉

    棒,使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我这才感觉到它的可爱之处。一想到这,我

    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快感。

    这时阿俊转身向着我,问我在想什么。我说没想什么,他一手握着粗硬的的

    大**问我道:"阿芳,这条宝贝可爱吗?不知你满足不满足呢?"

    我没有正面回答他,我心想:可爱倒是非常可爱,只要能使我舒适,能给我

    **,越粗大我越喜欢。

    我呆想的时候,他忽然翻身骑在我身上,他一手握住那条又粗又长的大**

    在我的乳沟里往返地磨擦着,他似乎等得急了,握住大**要向我的**进发,

    我由于很兴奋洞里很潮湿,也很空虚,早就在等待着他的大**了,我两腿张得

    大大的,洞口圆圆的张开着,我感觉到他的大**巳抵在了我的**门口,但他

    一点也不急进,他的**只在我的**门口慢慢地抽动着,随着他慢慢的抽动,

    他的**一点一点地进人了我的**内,这时他用双手托起我的屁股,他用力地

    向前一挺,他的大**便插进了一大半,我感到我的人肉隧道有点胀胀的感觉,

    但一点也不痛,他将大****了几下,整根**抵进了我的洞内,我的人肉隧

    道被他的大**塞得满满的,他开始慢慢地,温柔而有力地**着,每一棒都直

    闯我的花心,我觉得很舒适,他的又用嘴唇含着我的**提来提去,和伸出舌头

    在我的**四面舔来舔去。

    一会儿,又将舌头伸入我的嘴里搅拌着,我被他搞得轻飘飘的,**里的水

    也在不断地流出,我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抱住了他的腰,我的屁股也随着他那**

    的**而左右上下地摆动。

    我的舒适感一浪胜过一浪,在不知不觉之中发出了稍微的呻吟声,我的人肉

    隧道越来越宽了,我紧紧地夹紧双腿,似乎都感觉不到他那大**的强度,我心

    想,就是他那条大**再粗点,可能更舒适。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的**动

    作也越来越快,但是每一棒都是直捣到底,我拼命地抓紧他,因为我太舒适了,

    非凡是每当他的大**有力地插到最深处时,我的身体就像触了电似的,会全身

    颤抖。我的身心好似飘浮在半空中似的,**一个接一个地来临,我连续达到了

    三次**,这种连续达到**的感受,使我欲仙欲死,也使我失去了知觉。他是

    什么时候把我的双脚放在他的双肩上,我都不知道,只见他气喘吁吁用出了全身

    的力气在作最后的冲刺,他使劲地**,他的大东西直插到底,每插到底,我的

    全身都会不由自主地颤抖几下,我又随替**的来临不停地呻吟着,我死死地抓

    住他那满手是汗的手臂。

    忽然,阿俊说道:"要出来了!"

    紧接着,一股暖流急促地射入了我的洞内。他像死猪一样趴在我的身上,不

    动了,他太累了,我也因为达到四次**而累得不得了,我用手轻轻地抚摩他全

    身的汗水,他从我身上下来躺在床上。我们彼此都没说什么,就不知不觉地进入

    了梦乡。

    我忽然一下惊醒,一看钟已次日早晨五点半左右,阿俊还甜甜地睡在我身边,

    我发现他的那条大****的耸立在他的双腿之中,我见他睡得那样香,便好

    奇地向那条**摸去,哇!实在好大,好硬。

    忽然他的身一动了一下,我急忙缩开手。想了一下,不行,时间不早了,我

    得叫醒他,于是我推着他的身子叫他起床,他没有半点反应,我用手捏住他的鼻

    子,他忽然一下紧紧地抱住了我,我焦虑地对他说:"现在已经快五点四十分了,万一今天早晨我的丈夫回来,就坏事了呀!"

    但是他若无其事地说:"我不怕。"

    我说:"你不怕,我怕,你不知道我丈夫的性格,他见到这场面,他会杀人

    的。"

    他说:"你丈夫真的有这么鲁莽?"

    我说道:"你不知道他外号怎么叫的,快点穿衣走吧!难道真的不怕我丈夫

    砍掉你的怪腿吗?"

    他笑着对我说道:"看把你急的,其实我都想早点穿衣走,可是它不想走。"

    说着,他拉我的手放在他勃起的**上说:"就是它不想走,你看它抬起头

    来,在向你敬礼哩!"

    我焦虑地说:"你不要开玩笑,假如我丈夫不回来,你晚上还可以再来嘛!"

    他胸有成竹地说道:"干么要慌,就是你丈夫回来最快也要六点半才能到家,

    起码还有四十五分钟的时间。来!我好快就完事的。"

    于是我说:"你要来就快点,不要开玩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为了不十再担误时问,我就张大双褪,并伸手去拨开那两块肥肉,他手握肉

    棒将大**顶在我的洞口慢慢地将**往里插,因为昨天晚上他射在我**里的

    精液起了润滑作用,这次他不太困难就整条插进去了,他漫不经心的抽送着,他

    的嘴不停地在找的脸上嘴上吻来吻去,我双手抱住他的腰,温柔地对他说:"阿

    俊,我求求你来快点,早点射精好不好?"

    他微笑着对我说:"再快也要保质保量啦!你不用耽心,找保证在六点十五

    分之前离开这里。"

    他的大**在我的**里一深一浅地**着,为了使他尽快完事我就夹紧双

    腿,并抬起屁股上下左右地筛动着,同时我也觉得这样揉的筛动很舒适,水也随

    之多起来了。

    这时他的大**像活塞一样出出进进,每一下都碰到底,一股股强烈的电流

    由我的**最深处迅速传遍我的全身,我死死地抱紧他,不久,他射精了。我也

    随之地达到了**。说句心里实话,我真的舍不得他走,我好喜欢他,爱他那条

    巨大的内棒。

    他射精后,我还紧紧地抱住他不放,我好希望他天天晚上来陪伴我,给我快乐,只要他想玩我,我都可以随时随地的脱掉裤子让他搞。

    "怎么啦!你不想让我走是不是呢?"阿俊声问我,我这才清醒过来,一看

    钟,刚刚六点十五分,我松开他,我的脸随之也红透了。他起身边穿衣边对我说

    :"阿芳,你在要达到**的时候,全身不停地抖动着,每到这时候你最美的。"

    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对他说:"快点穿衣,时间不早了。"他穿好衣服后,

    爬在我身边用嘴来吻了一下我的阴部,说道:"你的这个东西太美妙了,我今晚

    还要来。"

    说着他又在我的嘴上吻了吻,看着我说道:"阿芳,我今晚还要来,我想你

    不会拒绝我吧!"

    他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我不好意思地把头转向一边下理他,他把我的头

    搬过来深情地一吻,我也深情地望着他鼓足勇气温柔地说:"来吧!你天天来我

    都开心!"

    他的嘴深情地吻在我的嘴唇上,并将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俩的舌头绕在

    一起。找们就在这难分难舍之中分开了。我望着他走出了房门,他轻轻地关好门,

    我听到他的脚步声越走越远。

    我躺在床上兴奋得没有半点睡意,我心想要是有他天天陪我,那该有多好呀,

    刚才他走都是没法,我们又不是夫妻,我们这叫偷欢。

    忽然,我感觉到洞内有水流出,我知道这是他射进去的精液,当然还有我兴

    奋时流出的**。我伸手一摸,才发现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也懒得理会了,不

    知不觉地我又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已是上午的十一点四十五分了,我丈夫并没有回来,虚惊一场,

    不过还是安全第一好,我起床后就烧饭,冲凉,洗床单,这一切搞好以是下午的

    三四点了,我便坐在家里给孩子织毛衣,下知不觉已是六点多了,六点半时,阿

    俊高兴奋兴地来了。

    他叫我出去吃饭,饭后我俩来到一间,情侣咖啡厅"在咖啡厅里,阿俊很认

    真也很慎重地对我说:"阿芳,你嫁给我好不好,我有钱,我会使你幸福的。"

    我思考了片刻,对他很严厉地说:"不行,我有丈夫,有孩子,虽然我很喜

    欢你,但我更爱我的丈夫和孩子,我们这层关系发展到现在,我从内心来说我已

    觉得很对不起我的丈夫和孩子了。"

    阿俊深情地看着我又说:"阿芳,知不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们这么偷偷

    摸模不是长久之计,你我这么下去大家都很痛苦的。"

    我说道:"这么偷偷模模不好吗?这样偷偷摸摸不是很刺激吗?阿俊,打消

    这念头吧!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假如我真的嫁给你,你能保证我的孩子将来绝对

    幸福快乐吗?假如我现在向丈夫提出离婚,我丈夫他又能接受得了这个打击吗?

    他接受不了,他会杀人的你知不知道,我丈夫也爱我,爱到有多深这个我最

    明白。
##########
<listing id='KWORx'><samp></samp></listing><q id='RCUQu'><bgsound></bgsound></q>
    <q id='gNjDRFae'><samp></samp></q><u id='GDAUws'><ol></ol></u>
    <thead id='torCySgd'><strike></strike></thead><q id='Nm'><basefont></basefont></q><tt id='EWX'><abbr></abbr></tt>
      <em id='gVDivpS'><kbd></kbd></em>
          <basefont id='GwNwl'><q></q></basefont><l id='nSBIS'><option></option></l>
          <em></em><legend id='AS'><q></q></legend><caption id='hKNEbUX'><caption></caption></ca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