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

少妇的打工和性爱历程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我丈夫仍然被那希奇的性病缠身,这病虽然很快就可以治愈,但是只要和我

    再行房事后回到他工作单位,就往往又再发作。为了让他和我隔离一段时间,也

    为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我没经过丈夫同意,就随阿玉去了福建,在四川的时

    候,他说带我去福建做生意。一到了福建莆田后,阿玉把我带到一个男人家里过

    了一夜。第二天,她自己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了。

    这时,我就像无根的浮萍,身不由己了,我举无亲,语言又不通。不过那个

    三十来岁的男人在生活上待我很好,他叫做郑石。他告诉我,阿玉是因为瞒税而

    被政府扣留,他们正在想办法筹钱赎她出来,在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暂时住下

    来了。

    夜里,郑石来找我。从他的眼色里,我知道他也很为我所着迷。于是我稍露

    风情,郑石就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可是当他**着身体时,我看见他那又短又

    小的**,我的心就凉了。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像阿俊那样带给我那最美妙的感受,

    他的**跟阿俊,以及和我丈夫的都不一样,因为他的**没有露出**,就是

    硬起时前面都是被包皮包住。他的**放在我的**里,我似乎没有一点感觉和

    反应,而且他抽送没有几十下就射精了,我真恨不得想一脚把他踢下床去。

    在我月经前后几天,我心中强烈的欲火就燃烧得我好难受。我那空虚的隧道

    也好需要一个粗长的**来给我磨擦磨擦。但是没有办法,只有用他的小东西来

    擦擦痒。他真的很没有用,他连我丈夫都不如。

    不过,我同郑石搞了一个月之久,我并没有发现他的**红过肿过。真不明

    白,为什么我丈夫和我每做一次就会病发?

    阿玉终于放出来了。我带着悔恨的心情,结束了飘流生活,跟着阿玉从福建

    回到了四川,在成都我没有胆量回家,我不敢去见我的丈夫,我知道等待我的不

    是拳脚就是离婚,因为我太了解我丈夫了,我抱着试试的心情给丈夫发了电报,

    叫他来成都火车站某旅馆来接我,我想,要是他不来接我,我便回娘家。

    当丈夫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简直不敢相信站在我面前的是我望而生畏的

    丈夫。和我想像中的丈夫简直是判若两人,丈夫看着我,没有半点恶意,很和气

    地问我:"回来怎么不直接回家呢呢?"

    我不敢正视丈夫,低头说:"我不敢回家,因为上次我走的时候没得到你的

    同意。"

    丈夫温柔地说:"阿玉的事我也听说过,只是不知道怎样找你,现在你能平

    安的回来,我兴奋都来不及了,不要多想,我们回家吧,孩子天天都在盼妈妈回

    来哩!

    我真的不相信丈夫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这和他以前的性格不相符,同丈夫回

    到家,我主动要求原谅我过去所走的路,丈夫说:"不要提过去的事,一切从头

    开始吧!"

    俗话说:"久别胜新婚。"

    可是,一个星期后丈夫的**又出现了红肿流脓的现象,看着丈夫痛苦的样

    子我心里好怕好后悔,我怕的是丈夫会因此事痛恨我。但是丈夫却暖和地对我说

    :"我们一起去市妇幼保健医院检查检查吧!"

    我们在妇幼保健医院检查过,丈夫的检验结果还是淋病。希奇的是我还是检

    查不出任何间题。我感觉此事太希奇了,阿俊和郑石都同我有多次**,但是他

    们两人总是若无其事,没有半点反应,为什么单单就只有我丈夫会得此病,而且

    每次都是同我**后才出现呢?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我们同时都注射了进口的针

    药,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淋病,充分说明淋病是我传给丈夫的,我以前怀

    疑丈夫在外面乱搞是冤枉了他。

    不久之后,我收到阿俊从香港寄来的信,说他已经偷渡出去了。既然人隔两

    地,我也只好对他死心了。

    自从我重新回到丈夫身边,丈夫不仅对我过去的事半字不提,反而对我更温

    柔,更疼爱。我心里很感激,就主动向丈夫谈起了我过去所作所为,丈夫对我说

    道:"你所说的,我也早听阿玉略提过一二。不过我不肯听她说下。因为我认为

    即使是真的,我也不和你计较。现在我虽然知道你背地里和别人偷情,但是也知

    道你得到了你在偶然的外遇中达到了的**,这是我所不能给你的,我真感到

    太对不起你,以前我不懂得这些,我也后悔的。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从

    现在做起,我相信未来是美好的。"

    丈夫说得对,未来是美好的,从此以后,我同样能在丈夫那里得到和阿俊那

    样的**,其实丈夫只是对**的知识知道得少。既然我肯把和阿俊**的经

    验坦白地说出来,他还有什么不知道和做不到呢?

    所以,假如有人偷听我们的房事,一定只会听见我**时的淫呼**。不过,

    自从我知道阿玉曾经向我丈夫提起我和阿俊偷情的事,我就对她恨之入骨。不想

    个办法整治她一下,我实在太不甘心了。而且,我觉得假如能让我丈夫尝试一下

    妻子之外的女人,也可以消除我对她的一份内疚。

    于是,在一次和丈夫**之后,我缩在他怀里,向他说道:"老公,每当我

    想起以前我瞒着你偷情的事,我就很过意不去。我见到邻居阿玉很风骚,不如你

    也和她试试。我绝对不会计较的。"

    丈夫笑着说道:"阿芳,别瞎想了,我们不是说不再提过去了吗?再说,我

    已经有你这个风情万种的漂亮妻子,阿玉算什么东西呢?上次她向我提起你和程

    俊的事,我见她那种鬼头鬼脑的样子,就觉得她其实就是在向我卖乖博好感,所

    以我不理她。"

    我被丈夫赞得心里甜斯斯的,但是,我仍然想我丈夫试一试阿玉。我想起以

    前阿俊遗下的春药还被我收藏着。于是,我想出了一个计谋。

    在我丈夫回单位去的日子里,我到阿玉家里去。我单刀直入地质问她道:"

    阿玉,我知道你曾经把我和阿俊的事告诉我丈夫,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阿玉犹豫了一下,终于不打自招地说道:"我见你和程俊搞得

    火热,也想和你老公玩玩,可是他都不理我。阿芳,你真命好,嫁着个这样的好

    老公。既然他都不追究,你就原谅我多嘴吧!你到福建和郑石的事,我可一个字

    都没提过。"

    "还用等你提吗?"我自豪地说道:"我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丈夫了,他不但

    没责备我,反而更加关心我,现在,他一个星期回来两次我都不知和他过得多开

    心!"

    阿玉苦笑着说道:"这个我知,三更半夜听到你那**声,难为我翻来覆去

    睡不着觉。看来你老公现在比那个程俊还要强哩!真叫人羡慕啊!"

    我微笑着说道:"其实你想我丈夫和你玩一场,何必去献殷勤勾引他呢?只

    要我帮你的忙,还不是易过借火。"

    "你帮我勾引你老公?"阿玉睁大了眼睛说道:"我没听错吧!"

    我说道:"没错,不过你要听我的安排才行。"

    阿玉点了点头,唯唯诺诺地说道:"这当然啦!你都知道我曾经失败过。如

    果真的可以和你老公做一次,我都不知怎样感谢你?"

    我说道:"阿玉,你要明白,我让你和我丈夫**,并不是把他让给你,而

    是想让我老公试试其他的女人而已。知道吗?"

    阿玉道:"知道了,不过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安排呢?"

    我笑着说道:"看你着急的样子,一定是好些日子没尝过肉味了!"

    "阿芳,别笑我啦!"阿玉不好意思地说道:"我那里比得上你呀!个个男

    人见了都喜欢你,你真是人见人爱的美女。"

    阿玉拍马屁的话说得我整个人飘飘然,可是我这人得势不饶人。我对认真地

    对她说道:"阿玉,首先你要让我看看你的**,我才放心让我丈夫玩你。"

    阿玉这个小淫妇,立即要脱裤子让我检查。可是我叫她先去洗一洗再来。阿

    玉果然去洗净了**,然后让我检查。阿玉的阴毛很浓密,我拨开她毛茸茸的大

    **,见到她的**的嫩肉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并态。我故意把手指揉了揉她的阴

    核,又挖了挖她的**,阿玉的**立即出水,并说道:"阿芳,你的手指好利

    害呀!"

    我没好气地说道:"我丈夫的**才利害哩!你等着挨插吧!"

    阿玉又问道:"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呀!"

    我告诉她说:"今天是他的生日,晚上他就会回来的,你过来和我们一起庆

    祝,我把你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他,你不会有意见吧!"

    阿玉嘻皮笑脸地说道:"不会!兴奋都来不及了,那会有意见呢?"

    晚上,我丈夫果然回来了。我做了几道精美的小菜,并邀阿玉过来一起庆祝

    丈夫的生日。晚饭快吃完时,我暗中把春药下在阿玉和丈夫的酒杯里。两人喝下

    不久,药性就开始发作了。阿玉脸上媚态毕露,我丈夫也脸红耳赤,我见时机已

    到,就站起来笑着对丈夫说:"老公,今晚有一份非凡的生日礼物让你开心一下。"

    接着,我向阿玉打了一个眼色,便双双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我丈夫希奇地说

    道:"你们两个搞什么鬼呢?"

    我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阿玉推到我丈夫怀里,笑着说道:"老公,你一向

    都规规矩矩地吃住家菜,今晚就请你试试野味的滋味吧!"

    假如在平日,丈夫可能会拒绝甚至生气。但是现在,他身体里的春药已经控

    制了她的理智。只见老实敦厚的他,只是傻乎乎地抱着赤身**的阿玉不知如何

    是好。于是我和阿玉一起动手,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个精赤溜光。并让他仰躺到床

    上。

    接着,我要阿玉替我丈夫**。阿玉脸无难色,欣然地照做。这个小淫妇的

    口技竟然不错,她把我丈夫的肉茎横吹直吸,使得他的**涨硬发紫。

    我叫阿玉稍停一下,然后我亲自骑上去上,把我那光洁无毛的**套上丈夫

    的一柱擎天。我套了一会儿,见丈夫的呼吸开始急促,便下来叫阿玉继续**。

    我这一举是想让阿玉吃吃我的骚水。可是阿玉根本毫无避忌,阿玉把沾满淫

    液浪汁的**含入她的嘴里津津有味地又吮又吸。

    我丈夫终于在阿玉的嘴里射精,阿玉把嘴里的精液吞食之后,仍然衔着**

    不放。不知是春药太利害,或者是阿玉的努力,只一会儿工夫,我丈夫的**便

    又硬了起来。阿玉吐出嘴里的**望着我说道:"阿芳,我……我想……。"

    我知道她一定是淫痒难忍,见她什么都肯做了,又一付可怜的样子,便对她

    点了点头。阿玉立即趴到我丈夫身上,把粗硬的大**塞入她毛茸茸的**上下

    套弄起来。

    这一回,我丈夫相当有耐性,阿玉自己玩得浑身无力而下来时,他仍然坚硬

    不倒。于是我上去接力。然而当我玩得浑身酥软,支持不住的时候,丈夫仍然虎

    虎生威。于是我下来躺在阿玉身边。我们裸露两具雪白肥嫩的**,任我丈夫摸

    捏**,肆意淫乐。直至丈夫在阿玉的**里射精,才结束这场混战。

    后来,我又几次邀阿玉过来大被同眠,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可惜阿玉不久就

    跟一个做生意的男人到福建去了。丈夫也因为升了职而非凡忙碌。我的生活一下

    子由光辉灿烂化为平淡无奇。这时我从姐姐那里知道姐夫在深圳混得坏不错,每

    个月都寄不少钱来。于是我便下了决心,预备去特区闯闯。

    离别丈夫同孩子,从成都踏上南行列车,到广东打工,列车经过三天两夜的

    长途远行终于在上午十一点到达了广州,我随着人群走出了车站,面对这个生疏

    的南国城市,我真有点不知所措。由于语言不通加上我又不大会说普通话,找了

    半天才找到专售深圳方向的售票厅,当我拿出通行证预备买票时,售票员说:"

    对不起,小姐无票。"

    下午六点钟,我搭上一辆宝安的大巴到深圳,汽车驶出广州不久,因为太累,

    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我醒来时,我的行李不见了,我欲哭无泪,幸好我在广

    州买火车票时没把通行证和车票钱放进行李内,我不知道面对我的路该怎么走,

    只有听天由命。

    汽车在路上出了问题,到达宝安汽车站已是晚上的七点左右,我同几个同车

    的乘客一起在南头检查站过关,然后转搭蛇口的小巴。

    车载着我开了一会儿,卖票的对我说:"喂!小姐,蛇口到了,快下车吧!"

    我一下车,车就开走了,我四处张望,难道这就是我要到的蛇口吗?我抬头

    一看,眼前是一座写着"南油"的大楼,我向前走着,到处是高楼大厦,到处是

    马路,走着、走着,我不知该走哪条路,路上见不到一个行人,我不敢在往前走,

    我心慌意乱地转头往回走,在这夜深人静的晚上,我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

    忽然我见有一行人朝我的方向走来,这个人朝我越走越近。

    我用四川话问:"同志,请问去蛇口该怎么走?"

    他打断了我的话,说道:"小姐,这么晚还在外面走,你的证件呢?把你的

    通行证和身份证人拿出给来我检查。"

    我用颤抖的手摸出两证递给他,他打开手电筒看着我的两证,他似乎在自言

    自语地说:"探亲!探什么亲,你知不知道现在要三证?"

    我心慌地问:"要,要什么三证?"

    他用手电筒照在我的脸上,我低下头,然后他对我说:"小姐,你无三证,

    你预备回家吧!"

    我急忙说:"我有证件,我的证件是在我们市公安局办的。"

    他说:"我们要三证,你明白不明白,跟我走!"

    因为我的身分证和通行证在他手上,我不得不跟他走,他把我带进一间挂有

    "南油联防治安队"的房子,我心里好怕,好担心,我不知道他说的三证是什么,

    进屋后,我见屋内空无一人,除了有两张写字抬和几把椅子,墙上挂着一些文件

    之类的东西,他关上门叫我跟他上楼,我不敢不去,上到二楼,他带我进了一房

    间,并叫我关门。

    他说:"你坐下。"

    我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我见他坐在一张写字桌前在预备纸笔,在他预备

    纸笔的时候,我看了看这间屋,此屋并不是很大,除了写字桌外还有一张单人床,

    我想此人是睡在这里的,这时他问我籍贯、姓名、年龄、来这里探谁、为什么这

    么晚还独自一人在外面走动等等。我都一一回答他,我一边回答他的提间,他一

    边在作记录,最后他叫我在记录上签写,这时他拿出一份深圳市公安局关于清查

    无证人口的红头文件给我看。他说:"小姐,你的通行证是无用的。"

    说着他将我的通行证当着我的面撕得粉碎并丢进了垃圾桶内,他接着说:"

    小姐,你今晚就在这坐一晚上,明天我们送你到宝安收容所,对不起,我要冲凉

    休息。"

    听他这么一说,我六神无主,脑海一片空白,我心想这下完了,一切都完了,

    我伤心地哭了。不知过了多久,他冲凉出来时,我满面泪水。我模糊的双眼看见

    他**着上身,下面穿着一条短裤,我一下跪在他面前哭着对他说:"同志,求

    求你方方便,不要送我去收容所,我一个女子人家出门不轻易,我的钱和行李在

    路上全被人偷了,今天一直都没有吃东西,放了我吧,我以后会报答你的,求求

    你了。"

    我语无伦次,此时此刻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面无表情地对我说:"你这

    是干什么?快起来。"

    说着,他伸手来拉我起来。我站起来后,他说:"我看你是个妇道人家,也

    怪可怜的,不过我已备了案,这样吧,你交一百元罚款,我也好向上面交差。"

    我忙说:"我真的没有钱,我现在只有伍十多块钱,真的,我不骗你。"

    他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那起伏的胸部,对我说:"小姐,你又要我不送你

    去收容所,又要不交罚款,这我就难办了。不过我相信你应该是聪明人吧!"

    我见他盯着我的胸部,我一下子明白,我的脸也随之红了、我明白他要的是

    什么。我犹豫了片刻,别无选择,便伸手去解自己的衫扣,一粒、两粒。我脱下

    了衬衫。这时他说:"小姐,你很聪明,不过你不要说我是强迫哦!一切是你自

    愿的,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慢慢地解开乳罩,一对雪白丰满的**房上下摇摆着,他目瞪

    口呆地盯着我的大奶奶,我让他看了一会儿,问道:"那我的通行证呢?"

    他忙说:"好办!好办!我马上给你办一份一年的,有了这份通行证,以后

    检查,没人敢为难你了。"

    接着我又脱去了长裤,但没有脱三角裤,我说:"你让我要洗个澡吧!"

    他激动地说:"好!好!你冲凉先,冲凉房在那边。"

    我拿起衫裤,乳罩走进了冲凉房,我的衫、裤全是汗味,我脱掉内裤,先洗

    衣服再冲凉,我冲好凉,由于我的衫裤全部洗了,我没有衣裤换,我只好光着身

    子走出了冲凉房,当我光着身子来到他面前时,他上下地看着我,兴奋地说:"

    哇!你好漂亮哦!"

    我见他伸手拉了拉他的裤子,我知道他有了反应,我说:"我的通行证呢?"

    他忙说:"办好了,办好了,你看!"

    我接过新通行证看着,我说:"你明天要把我送到蛇口,帮我找到我表姐夫

    哦!"

    他说:"放心,我一定会送你去的!"

    我放心地向床边走去,并躺在床上,他看着我**的身体,伸手抚摩我的奶

    头,然后又摸向我的小腹他说:"想不到你还是一个白虎哩!"

    他用手拨开我的双腿,他一边摸着我的**,一边说:"你这里好肥嫩白净

    哦!"

    我躺在床上任他抚弄,我心里在想:"这就是深圳给我的第一印象吧!虽然

    我没有什么钱,但是女人的**就是本钱!"

    他在我身体上下抚模了一会,似乎有点迫不及待地,他急忙脱去了他的内裤,

    他握着他那硬起的**对我说:"不要怕,它会带给你最好的感受。"

    说着他握着他的**给我看。他说道:"你摸一下,你会满足我的小弟弟的!"

    为了讨他开心,我伸手轻轻握住他的**,这时看清了,他的**也不是很

    非凡,我翻开他的包皮,露出他的**,他的**圆圆的,我用手指轻轻地抚弄

    着他的**,他的**不是很租大,也并不是好长,说句心里话,这样的**我

    并不是好满足,因为我喜欢更粗大点的,但是他的**还是有一个优点,那就是

    非凡的硬,真的似乎一根发烫的铁棒一样,但愿它能带给我美好的感受吧!

    在我抚弄他的**时,他的一双手并没有空闲着,他一手在我的**上往返

    地揉捏着,而他的另一只手则在我的阴蒂上轻轻地揉搓着。

    一会儿他又用手拨开我的两片肥肉,用两根手指挥进我的**内挖弄着,凭

    他对我所抚摩的动作,我可以断定他是个没有结婚的人,他的抚弄使我很是舒适,

    但是在他面前我不敢表露出我的真正感受。因为我不了解他,因为我们是逢场作

    戏,所以我不敢采取任何主动,这时他微微地变动了一下身体,并用嘴亲吻我的

    **,他的手还是不停地在我的洞内挖弄着,一会儿又用大拇指在我最敏感的阴

    蒂头上揉上揉下,在他揉搓我的阴蒂时,我的身体便会不由自主地战抖着,洞内

    热热的好空虚,水也流个不停,我好希望他能马上将他的**插入我的**,可

    是我不敢说,我太低估他了,真的看不出他在**这方面倒很有一套。我只好任

    他摆布,他抚摩我时一直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问我说:"舒不舒适呢?"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轻声地对他说:"舒适!"

    他听后很兴奋地腾起子,一跃而上地压在我身上。他一手握住他的**将龟

    头对准我那早已湿润了的洞口,屁股一挺使劲地将他的**插进了我的洞里。我

    看得出他很激动,接着他便**起来,而且动作越来越快,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急,

    他一边**一边喘着气问我:"舒适吗?"

    我点了点头,是的,这时我很舒适。我见他颈项上的青筋一股股地暴冒出来,

    他的身体也在剧烈的**中不停地颤抖,我紧紧地抱紧他,我知道他快要射了,

    我呻吟地叫着:"使劲!便劲!"

    他听见我在叫,便忍不住地一射而出,他压在我身上不能动弹。他喘着租气

    自言自语地说道:"哇!太舒适了!"

    我躺在下面,心里则难受无比,因为我还没到最快乐的一刻。

    他的**在我的洞里软了下来,并慢慢地滑出了我的洞外,他翻身下来躺在

    我的身边,一手放在我的**上,他倦怠地进入了梦乡。

    他的精液慢慢地从我的洞内倒流出来,此时此刻的我被他搞得欲火正旺,我

    下面的**无比空虚,**里有如蚂蚁爬行一般,奇痒无比,我心里好难受,他

    却睡得有如死猪一般,我身体向外移动了一下,张开双腿,伸出右手指插进了自

    己的洞里翻弄着,挖着,**里的**混杂着他的精液一股劲地流了出来,沾满

    我的手指,我又用拇指和食指撑开我的肉缝,用中指按在自己的阴蒂上轻轻地揉

    搓着,在我双手的抚弄下,我的身体颤抖着,总算在自慰中达到了**。

    我满身是汗地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便轻轻地下床,走进冲凉房,用水

    洗了洗下面,我看了看晾在冲凉房中的衫裤。便打开了窗户,一阵凉风吹了进来,

    我站在窗下抬头看见满天星星的夜空。心里在想,明天能顺利找到表姐夫吗?明

    天等待我的将是又是什么呢?我不敢想下去了。

    回到床上,再次躺在他**的身边,却没有半点睡意,我盼望天早一点亮,

    我想着天亮后的事,如何在蛇口找我的姐夫,看着自己**着身体躺在一个生疏

    的男人身旁,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想着家中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我不禁伤

    心地哭了起来。

    我的哭声惊醒了他,他模模糊糊睁开睡眼问我:"你怎么啦!哭什么?"

    我哭着说:"天亮后你一定要带我去蛇口,帮我找人。"

    他说:"放心,我一定会把你送到。不要哭了,好不好?"

    我点点头,他伸手擦着我脸上的泪水,我侧过身子,伸手去抚摩他的胸膛,

    同时我抬起一条腿放在他的大腿上,他将脸紧紧地贴在我的**间,我为了讨好

    他,将放在他大腿上的腿移开,伸手去握住他那软绵绵的**抚弄,揉捏着,他

    的**在我的抚弄之下,开始慢慢地膨胀,变粗,变硬。我温柔地对他说:"想

    不想再来一次呢?"

    他兴奋地抬起头看着我说:"想!怎么不想,我不只是要搞第二次,我今晚

    想搞你三四次哩!"

    我笑着说:"别吹牛吧!只要你的小弟弟挣气,硬得起来,随便你来几次,

    我都可以陪你玩哩!"

    他一把抓住我的**捏了一把说:"看不出来,你这么风骚!我拼了命也要

    和你玩个愉快淋漓了。"

    我使劲地在他的**上捏了一下,他叫道:"哎呀!小姐,你想要我的命吗?

    我笑着说道:"谁叫你说我风骚呀!"

    他说道:"好啦!我不说了。喂!你能不能给我亲亲它呢?"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说:"行!不过你要去洗乾净。"

    他说:"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

    我说:"真的。"

    他兴奋地跳下了床,大约几分钟,他就洗好了,他来到床上,我握住**,

    低头用鼻子闻了闻,看了看,的确是洗得很乾净,我趴在他的身上,头朝他的胯

    间,我张开口将他那半软半硬的**喂进了我的嘴里,我感觉到他的**在我的

    嘴里膨胀,在我的嘴里变得更加坚硬,我也很兴奋。他的**在我的嘴里套弄着,

    一会儿我又伸出舌头在他的**上温柔地舔着,他的**上布满了细细的血管和

    青筋,我估计他快要射精了,我吐出**,马上躺平张开双腿,他也翻身上马,

    提枪直插了我的**,他的**在我的**进进出出地狂插着,为了使他尽快交

    货,我便夹紧了双腿,收缩我的**,不出几十下他便狂射而出,他很是满足,

    我轻经地抚摩着他的身体,他很快地又进入了梦乡。我虽然没有再**,然而舟车劳顿,也因倦怠而睡去。

    忽然醒来时,天已开始亮了,我下床走进冲凉房,随便洗了洗下身,我的衫

    裤也乾了,我想他不可能有精力再来,于是我便穿好衣服,我看看时间已是早晨

    的六点半了,我便叫醒了他说:"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走吧!要是叫人看见对

    你影响也不好。"

    他坐起身,在我**上抓了一把说:"我还想来一次!"

    我直率地说:"只要你能马上硬起来,我可以让你搞多一次!"

    他很有味地说:"我要看见你的**。"

    我把**露出来,就见到他又硬了。只好脱下裤子在让他干,想不到这次他

    非凡有精神,他站在地上,我在床边翻来覆去让他正面背面足足**了半个多钟

    头,他仍然没有射精,而我却已经被他弄得**叠起。这个讨厌的男人,最后总

    算留给我一点好一些的印象在我的脑海里。

    在蛇口码头,我顺利地找到了我的姐夫,找到姐夫后他便走了,我心里想,

    幸亏昨晚遇上了他,虽然让他搞了三次,那都是我出于自愿,而且早上那次也有

    带给我**,我从心里感谢他,假如不是他,我可能很难找到我姐夫。

    姐夫对我的忽然来临似乎有点不兴奋,姐夫问我有没有吃早餐,我摇了摇头,

    姐夫带我去吃旱餐,在吃早餐时姐夫问我说:"你一个人来为什么不事先给我写

    封信呢?你就不怕找不到我,假设你今天找不到我,你怎么办呢?"

    我内疚地说:"我写信来怕你不让我来。"

    姐夫说:"阿芳,你这一来,搞得我很为难,我现在都不知该怎么同你讲!"

    听姐夫这么一说,我很感意外,我问:"为什么?"

    姐夫说:"在深圳,吃的方面倒不用怕,间题是你一个女的,这住宿问题是

    最不好办的,我又不熟悉其他女的,我们在码头上搞搬运,住的是大工棚,一间

    屋住八、九个人,一间屋里除我外,全是两公婆住在一起。所以我对你的来到,

    很感到为难的就是你的住宿问题。"

    听姐夫这么说,我无言以对的问道:"难道没有一点办法吗?"

    姐夫没有出声,饭后我们走出了餐馆,他带我来到蛇口的海上世界,我们坐

    在一起彼此都没有讲话,我心想:"是姐夫不愿帮忙,还是真的没有办法呢?"

    我们坐在一起不知沉默了多久,姐夫才开口道:"阿芳,我想了很久,你不

    来都来了,不是我不接待你,现在我只有两个想法。"

    我心里一乐,忙说道:"什么办法,快说呀!"

    他接着说:"一个办法是对工友说你是我的家属。另一个办法是带你去住旅

    店,然后给你订回去的车票。"

    我急忙说:"不,我不回去,我现在身无半文,你叫我回去,我怎么回去!"

    我无言再说下去。想起临走之时,丈夫劝我不要出来,我非要出来看看不可,

    而且听很多人讲深圳如何扣何好赚钱,想起我一路的遭遇,好不轻易到了深圳。

    怎么能空手回去呢?我不加思考地对姐夫说:"我决不回去,家属就家属吧!

    姐夫说:"我先向你讲明了,到时你可不要乱说什么呀!"

    我说:"姐夫你放心,我不会太笨的。"

    姐夫说:"你要考虑清楚,打工虽然可以赚到钱,但也很辛劳,我们一天下

    来虽然能收人九十或一百多,但我们是相当辛劳的。

    我说:"再辛劳再累我都不怕,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吃苦的。"

    姐夫带我来到他们宿舍:"阿芳,我住这个床,你先休息,我要去码头装船

    了。"

    我点了点头,姐夫走了,我环视这间工棚式的宿舍,宿舍不大,却有七张床,

    而且张张床都挂着床帘,早上让那个男人搞了**叠起的一次,我的确很累,很

    想好好地睡一觉,我脱鞋上了床,床上除了有一个枕头和几本杂志外就什么也没

    有了,我拉好了床帘,躺在床上,顺手拿起一本书翻翻,里面的内容全部是光屁

    股的女人,我看了几页,无心思看下去,合上眼睛便睡下了。

    在睡梦中我被七嘴八舌的声音闹醒,可能是收工了,姐夫也回来了,他冲了

    凉后换好衣服后叫着我:"阿芳我们出去吃饭!"我拉开床帘下了床,这时几个

    男人的眼睛一齐看着我,然后七嘴八舌地笑着对姐夫说:"阿华,想不到你老婆

    这么漂亮哩!"

    有一个甚至说:"你老娶的奶奶好大呀!华仔,今晚不要把床摇垮了呀!"

    另一个更说道:"小别胜新婚,今晚可要多搞几次呀!"

    几个男人你一句他一句说得我很不好意思,姐夫什么也不说,只是傻傻地笑,

    他对我说:"不要理他的,我们出去吃饭吧!"

    在一间大排档他点了几个菜,他对我说:"阿芳,你不要记心里去,这些男

    人天天都是这样,就是他们老婆在,他们同样是你说我,我说你。做苦力的人,

    这样子笑闹,也算是一种娱乐了。"

    我和姐夫边吃边谈,饭后姐夫对我说:"天气热,你冲个凉就早点休息吧!"

    我红着脸说:"我!我没有衣服换。"

    姐夫说:"我知道,现在就去给你买。"

    这里买衣服倒真方便,姐夫带我到夜市走了一转,就什么都买齐了,我们慢

    慢地往回走,在路上姐夫对我说:"阿芳,回到宿舍后不管他们说什么,你不要

    理他们,你刚来先休息几天才去找厂,明天我去发封电报说你平安到达,以免家

    里人不放心,你放心好了,我会为你安排的,钱的方面你也不用愁。"

    我非常感激地对姐夫说:"用了你的钱我会一笔笔记住,等我找了厂,挣了

    钱我会先还给你的。"

    姐夫不兴奋地说:"谁要你还,钱用多用少你不用还,要再说还,我明天就

    送你回家,真的,我不是和你开玩笑,你最好不要再说还钱二字。不过阿芳,什

    么都好办,就是这住宿间题最麻烦,不过最多十天半个月,找到了厂就好了。"

    是的,在家千日好,出门好不了,真所谓出门在外,身不由己,想我曾经在

    福建的时候,同样是身不由己地同郑石住了一个多月之久,唉!一切顺其自然吧!

    我和姐夫回到了宿含,那几个男人的老婆都回来了,这几个女人对我很热情,

    拉住我问长问短,时间不知不觉已是晚上的十二点多了,大家都陆陆绩绩地各自

    冲凉休息。姐夫叫我道:"阿芳,你去冲个凉吧!"

    我拿着新买的衣裤,姐夫带我来到一间四处破烂不堪的冲凉房,我看见墙上

    到处是大洞小洞,我心想,那几个女人也是在这里冲凉,难道不怕有人偷看吗?

    姐夫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对我说:"出门在外,都是这样的,不过大家

    都习惯了,你放心,没人偷看,你冲凉吧,我在外面等你。"

    姐夫走了出去,我关好门,静静地脱去了衣服,开始冲凉,水淋在身上好凉

    爽,我冲完凉出来,见姐夫站在很远的地方等我,我们一起回到宿舍,我一进屋,

    就听见低沉的呻吟声和床吱呀吱呀的摇床声,凭女人的直觉,我知道这是男女压

    在一起时发出的声音,因为我太熟悉这种声音了,由于是夜深人静,所以听得一

    清二楚,他们似乎不在乎我们的存在,床的摇动声在加剧,他们的喘气声也在加

    剧,女人的呻吟声更随着加剧,我忽然意识到姐夫站在我身后,我的脸红了,

    姐夫轻轻地在我耳傍说道:"时问不早了,休息吧!"

    我和衣上了床,躺在床上,姐夫也上了床,我们一人睡一头,刚才这一幕,

    我不知道姐夫看了是什么感受,我更不知道姐夫在这种声音,这种环境中是怎么

    渡过的,难道姐夫是一个木头人吗?

    我侧身睡在床上,想着这一切,姐夫确翻来覆去似乎睡不着,我不知道姐夫

    同我睡在一起他此时此刻在想什么,我不敢想下去了。由于刚刚冲了凉,加上近

    几天的疲惫,我也不愿多想刚才所听到的一切,我闭上眼睛,很快地睡着了。

    在睡梦中,我感觉到有只手在摸我的脚。我微微睁开睡眼,我看见是姐夫的

    手在抚摩我粉嫩的脚儿。我不敢动弹,在微弱的灯光下,我看见姐夫的另一支手

    伸在他自己的内裤内,并不停地在抚弄着他自己的那东西,我没有动,我又闭上

    了眼睛还是装着睡着了的样子,这一切姐夫并没有发觉,虽然我是穿着裤子和衣

    服睡的,但是没有穿袜子,他的手放在我的肉脚,我是感觉得到的,他的手很温

    柔,很温柔地揉捏着我的脚儿,但我想像得到他的另一只手在自慰,在打飞机。

    我又想起了今晚冲凉后听到的声音,想起现在他两手的动作,一个女人正常

    的生理反应使我感觉到身体发热,下面好痒,我真希望姐夫搞我。我不敢再想下

    去,我觉得自己这么想太淫荡了,我故意动了一下身体,姐夫放在我脚上的手很

    敏感地移开了。

    大约过了一两分钟,我慢慢地坐起来,他见我起身,就再紧闭上双眼,好似

    睡得很香的样子,可是他穿着内裤的下面确顶得高高的。我知道池没有睡着,我

    轻轻地摇动他的身体,他装着睡着的样子醒来,说道:"阿芳,什么事?"

    我说:"我,我要去厕所,你陪我去好吗?"

    姐夫点头下了床,我跟在他身后。小便后我从厕所出来,见到姐夫的**已

    经软了下去,我们回到床上,我倒下便睡。

    第二天,姐夫收工后我们又一同出去吃饭,我对姐夫说:"为什么我们不自

    己买来煮呢?天天这样在外面吃,要花好多钱的,明天我们自己买来煮好不好?

    姐夫却无所谓地说:"你刚来,过几天再说吧!放心,钱我还有。"

    听他这么一说,我没再说什么,饭后他带我在后海,四海公园等处到处转转,

    时间很快就是晚上的十点多了,他带我来到一间录像场,这间录像场很偏僻,但

    看的人却不少,男男女女都去看,他说:"我们也看一场录像好不好?"

    我兴奋地对他点点头,他买好票,我跟他来到一间很暗的小屋,我惊异地问

    他道:"我们来在这里干什么?"

    他笑着对我说:"这是包厢,只有我们两人看"

    我不明地问:"什么包厢?为什么要包厢,要多少钱呢?"

    他说:"很便宜,不要问了,来坐这。"

    我坐下后环顾这间所谓的包厢,此包厢不是很宽大,一台电视机,一张茶几

    和一张双人沙发,包厢内灯光很暗,这时电视里放的是卡拉音乐,大约过了十分

    钟左右,电视上出现了几个字幕,紧接着出现一对中年夫妇。整个剧情是这对夫

    妇讲诉自己的风流韵事,这部影片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情趣看,因为整部片从头到

    尾看不到一个真实的**动作,除了能看看女主角的一对**外,什么也看不到,

    剧中的**动作全是假的,你说这样的片子看了有什么用,要说看**,说句不

    好听的话,我自己这对**要比剧中女主角的那对**还漂亮几倍。可是我姐夫

    却看得津津有味。可能男人比较喜欢看这种类型的录像吧!

    看完录像出来,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回到宿舍时已是零晨一点多了,我冲

    凉时,姐夫照常在外面等我,我冲完凉后,他对我说:"你先休息吧,我冲凉之

    后要洗两件衣服哩!"

    我温柔地说:"时间不早了,你冲了凉,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衣服可

    以先放着,明天我来洗嘛!"

    他点点头,走进了冲凉房,我回到宿舍就上床睡觉,忽然我想小便。我想早

    点把这些间题解决了以免半夜起床麻烦。厕所又远,干脆就在冲凉房旁解个小便,

    我走到冲凉房旁边的一块紧靠墙边的地方,我急忙脱下裤子蹲下,尿就像憋不住

    似的,从我那两块肥肉中间喷射而出。真是无巧不成书,就在我蹲下小便的地方,

    有一股微弱的灯光正好照射在我的阴部,我抬头望去,原来是墙上有个小洞,我

    好奇地朝墙上的小洞往里看,可以把冲凉房里面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看,我的视钱就不想移开,因为我看见姐夫正在冲凉,他满身是香皂泡,

    他搓洗着自己,姐夫的身体好坚固,不愧是搞搬运的。说实话,这是还我第一次

    偷看男人冲凉,我看得目不转睛。那时我的心跳在加快,手脚不由自主地伸向了

    自己的下面,我的手指按在自己的阴蒂上轻轻地揉搓着,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冲凉

    房里面,姐夫这时站在水龙头下冲洗着身上的香皂泡,这一切都只能看到姐夫的

    背部,我好想看看姐夫的**是什么模样,是长,是短,是大还是小,我好想他

    能转过身来,面朝我看的这面,我的手不停地揉捏着阴蒂,我的心里好慌。

    姐夫终于转过了身子,我看见他的双手握着的**对准水龙头冲洗着,我的

    心越来越慌,下面的**也越来越空虚,我用三根手指头同时挖进了我那潮湿的

    **,并不停地用手指在洞里翻进挖出。我此时好渴望有一根粗壮的大**来抽

    插我那空荡荡的**呀!我稍微呻吟着,同时我睁大了双眼,因为我看到了他那

    硬起的**,由于灯光比较暗,我看不清楚他的**到底是什么模样,我只看到

    它是**地翘在他的胯下,我疯狂掏弄着自己的**,**里的**顺着我的

    手指往外流,我的另一手确使劲地揉捏着自己的**,奶头。好舒适!我在自慰

    中达到了**。

    我见他在开始穿衣,我赶紧拉起裤子,轻脚轻手地回到了宿舍和衣躺在床上,

    姐夫回到宿舍,轻轻地放好冲凉用具,然后坐在床边上,他没有马上上床来,我

    真的好想他能即时上床对我有所行动。

    我在希望中等待着,我见他半天没有动静,我故意翻身面向床外,我见姐夫

    点燃一支香姻后,轻脚轻手地走出了宿舍,大约一支烟的功夫,他进门后轻轻地

    关好门,姐夫走到阿冬的床边,我清楚地看到他轻轻地拉开了阿冬的床帘。他好

    像在往床里看什么。一会儿他又走到阿涛的床边同样是拉开了床帘,看了一会便

    又拉好床帘。才回到了自己的床边,我闭上眼,姐夫上了床,在另一头躺下,我

    心里在想:"姐夫刚刚拉开别人的床帘在看什么呢?"

    不知怎么的,我俩都各自心事重重地不能入睡。我盼他对我有所行动,而他

    见我翻来复去而不敢碰我,我们彼此都不知对方在想些什么,一直到早晨的五点

    多我才倦怠不堪的睡去。

    早晨起床后,我焦虑地对姐夫说道:"我来了有几天了,这样玩下去不是办

    法,求你抽空带我去找找厂吧!"

    姐夫说:"你什么都不会,这样子是找不到厂里的,阿芳你先去学电车,然

    后进制衣厂吧!下午我就带你去学电车,你放心,我会为你安排好的。"

    下午姐夫带我到一间电车培训班,他帮我办好手续,交了学费,由于学电车

    的人很多,大家只有轮流学习,我的学习时间安排在晚上,姐夫对我说:"阿芳,

    不用怕,我天天接送你,从今天晚上起你就安心学习,学会了就轻易找厂了。"

    他边说边深情地看着我,我兴奋地说:"我学会了,我进厂后我的床上用品,

    到时你要借钱给我呀!"

    姐夫很瞪着我说:"又来了,我没有钱借给你!"

    见他很认真的样子,我温柔地拉着他的手说:"对不起,我再也不说借字了,

    看你有多少钱给我花。"

    吃过晚饭后,他陪我去学电衣车,我学电车时他一直等我,晚上十一点后,

    姐夫陪我吃宵夜,又带我去看录像,我不愿意地说:"我不想看。"

    姐夫说:"我们现在回去人又多,又不能冲凉,天气又热,反正没有事嘛!"

    我故意说:"有什么好看的,你们男人就喜欢看这些录像。"

    他笑了笑没说什么,我们又来到了录像场,他又要了一个包厢,我靠他坐着,

    这是一部李丽珍的"蜜桃成熟时"他看得很入神,而我没有半点心思看,姐夫试

    着将他的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没有拒绝他,我更希望他的手放低点,我喜欢大胆

    而温柔的男人,我最讨厌租暴无理的男人。

    电视里出现了李丽珍冲凉的镜头,我很羡幕李丽珍的那对丰满挺拔的**,

    姐夫看着电视中的李丽珍,非凡是李丽珍露毛的镜头时,他的眼睛睁得圆圆的,

    他的手确慢慢地由我的肩头往我的胸部滑去,这正是我所期盼的,可是姐夫只是

    把手背碰触我**。

    这部电影并不合我的口味,从头到尾没有一个真正的打洞场面,除了能看李

    丽珍的的**同阴毛外,看不到真枪实弹的战斗场面,而我们女人最想看的是男

    人那坚挺的**,整个剧中连**中的真实场面都看不到,哪还有什么**给我

    看。所以我最不喜欢看这类不痛不痒的三级片,但是看到剧中男女**的场面,

    我的身心不能说没有反应,我的洞内同样会有潮湿的感觉,只是没有那么强烈罢

    了,我都说不清楚我是一种什么样的女人。

    这时姐夫将头靠到我耳旁温柔地问我:"你在想什么呀!阿芳。"

    我的脸一红低下头说:"没想什么。"

    他又笑迷迷地问:"好不好看呢?"

    为了不让他失望,我只好点了点头对他说:"好看!"

    他试着搂紧我,我便顺着他的搂抱靠在他的肩膊,他见我如此顺从,就用手

    轻轻地揉捏我的**。我放软了身子,躺在他的怀抱任他揉捏,他的揉捏使我又

    想起了我在第一次被阿俊在汽车驾驶室里轻薄的一幕。

    姐夫是什么时候将手伸进了我的衬衣内我都不知道,他将我的奶罩拉向上方,

    一只粗糙的大手揉捏着我娇嫩的**。

    真是天不造美。恰好在这时录像完了,我才反应过来我身在何处,我红着脸

    将他揉捏着我奶奶的手从我的衬衣内拉出来,我整理好衣服,同姐夫走出了包厢。

    在街上,我们往回走着。此时此刻,我的思绪甚为复杂,来深圳短短几天,

    一切不正常事都在我身上发生,好似苍天故意在作弄我似的,想着我现在同姐夫

    这种关系,我作为一个有夫之妇,我怎么对得起家中的丈夫和孩子,又怎么对得

    起我的姐姐。

    但又一想,我一个妇道人家千里迢迢来到这个生疏的地力,不是姐夫接待我,

    我的处境将会不堪设想,虽然说我同姐夫吃住在一起,那都是没办法,虽说姐夫

    偶然对我动手动脚,可是身无半文的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拒绝他呢。

    想当初丈夫离我不远我不是同样地同别的男人搞得火热,唉!男女之间就是

    这样,谁又没有生理需要呢?想开点,这必定是暂时的。

    姐夫忽然问我道:"阿芳,你在想什么?"

    我忙说:"没想什么?"

    姐夫说:"不会吧,我看你默默无语。"

    我笑着说:"我在想,在想你昨晚的事,"

    他不明白地问:"昨晚的事,昨晚的什么事,我不明白你在讲什么?"

    我说:"昨晚冲了凉后,在宿舍里,你在看什么?"

    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冲凉后?看什么?怎么你都看见了?不过到底看什么,

    回去我才告诉你。"

    回到宿舍,大家都熟睡了。我们先后冲了凉,姐夫小声地对我说:"你不是

    在问我昨晚做什么吗?来我现在告诉你,你轻点跟我来,不要怕!他们睡得像死

    猪一样。"

    他拉着我轻轻地走到阿冬的床边,我心里好害怕,怕别人忽然醒来。姐夫轻

    轻地揭开了阿冬的床帘,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对裸露的男女,看样子他们睡得很

    香,在姐夫面前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的确又想看,我首先看到的是阿冬的肉

    棒,那**虽然是软软的,我发觉阿冬的**软着都有那么长,大约有四五寸。

    我心想,要是勃起少说也有七八寸长,我就喜欢这类粗大的东西,搞起来才

    有劲,有味,才够刺激,才**。阿冬的老婆阿玉,双腿叉开,下面的阴毛不多

    不少,阿玉的奶奶不是很大。最非凡是阿冬的大**让我看得不想走开,看着阿

    冬的**使我又想起了阿俊。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我艰难地吞着口水,我

    感到口乾舌燥,我恨不得一把抓住阿冬的**喂入自己的口中。姐夫轻轻拉了我

    一下,我的脸红得更利害了。姐夫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轻轻地拉好床帘,他

    拉着我来到了阿涛的床边,同样轻轻地拉开床帘,可是阿涛两公婆却是穿着短裤

    背心而睡,我甚感可惜看不到东西,我们就像一对变态的男女,偷偷摸摸地去偷

    看别人。

    我们又来到阿胜的床边,哇!阿胜和阿容这两公婆睡觉的姿势好可爱,阿胜

    的手放在阿容的奶奶上,而阿容的手还握住阿胜那软绵绵的**,我好想多看几

    眼。

    俗话说:"做贼心虚"这话一点不假,我们必定是在做不道德的行为,我连

    大气都不敢出。我的心跳得很快,我的血液在沸腾,我感到好空虚,我需要充实。

    我是怎么走到床边,是怎么上的床,我似乎没有半点印象,姐夫也非常冲动,

    他动手脱去了我的衫裤,我好似一只温柔的小羔羊,任他摆布,我一丝不挂地躺

    在他面前,他首先看到的是我不长毛的**,他看着我那一毛不拔的**激动地

    说:"哇!你没有阴毛,好可爱的白虎!"

    接着他的手在我的不毛之地往返地抓捏着,然后便起身脱去了内裤,跟着就

    往我身上挨过来,我还没有看到他的**,就感觉到硬硬的东西已经抵在了我下

    面,他伸出手握住他的**一下就抵在我早已潮湿了的洞口,我下面的洞门早就

    动情地开启着,经验告诉我他的**已经进入了我的洞门口,他的身子压了下来,

    而他的**就随着他身子向下的压力强行地硬挤进了我的洞里。

    虽然我的双腿是大大地张开着,虽然我的洞内很湿润,但他的**给我的感

    觉是坚硬有力的,在他的**强行从我的**口往洞内挤进时,一种膨胀的感觉

    就从我的**口往洞内运行。他的**还继续往我的最深处挤去,而膨胀的感觉

    也在往我洞内的最深处移去,这种胀胀的感觉使我感到很舒适。我在想:是不是

    他的**很大,所以他往返地**时,我洞内那种胀脸的感觉也随着他那**的

    抽出挥进在移动,这种感觉舆感受使我好兴奋,好舒适哦!我需要的就是这种感

    受,我最喜欢男人的**在插我时有这种胀胀的,好似塞得满满的感觉,这样才

    能增强肉与肉之间的摩擦力。此时使我又想起了在四川时和阿俊的第一次偷欢,

    想起了他第一次插进我**的感觉,想起了阿俊带给我的第一次欲仙欲死的性享

    受。我希望姐夫也在第一次就带给我更美妙,更**的感觉。

    姐夫喘着气用力地抽挥着,那种胀胀的感觉也随着他的**在往返地移动,

    这种感觉好舒适,我心想,姐夫的**太非凡了,等会儿,他弄完之后,我一定

    要好好看清楚他的**到底有非凡的地方。

    随着姐夫粗硬的大**对我**的**,我的**也一股股地流了出来。他

    在**时一直没有说一句话,他很激动,他抽送的动作越来越快,他的喘气声也

    越来越急,他他汗流夹背地运动着,我也满身湿透,洞内的水在不停地流出,我

    的**似乎变宽,我觉得开始那种胀胀的,满满的感觉似乎没有了,我伸直了双

    腿,想紧紧地夹住他正在**的**,我的屁股也不由自主地疯狂摇动着,他抽

    送的动作更快更越猛了。就在这最要害的时刻,他不停地打冷颤,他停止了活动,

    喘着粗气问我:"你舒不舒适呢?"

    他一动也不动地压在我身上,可是我洞内却如万条蚂蚁在爬行一般,奇痒难

    忍,好扫兴,在我刚要达到**时,他不来气了,他压在我身上一动不动地喘着

    气,我紧紧地夹紧大腿,收缩我的**,想使他的**再次硬起来。可是他的肉

    棒却软了下去,并慢慢地滑出了我的洞外。

    他翻身下来,躺在我身迎,他什么也不说地闭目预备睡了,我好恨他,恨他

    没有男人味。这时他闭着眼睛,轻声地对我说:"阿芳,时间不早了,睡吧!"

    我心想:睡你妈个头,你倒舒适了,而我只能将这一切不满藏在心头,唉!

    第一次必竟是第一次,我不敢把心中的不满表露出来。

    他已经满足地进入了梦乡,我却翻来复去睡不着,我心中的欲火在燃烧,我

    一手轻轻地揉捏着**,一手揉搓自己的阴蒂,我侧过头看着熟睡中的他,我的

    视线,从上至下地看着他,当我的视线移。到他的双胯间时,我停下了抚摩我奶

    奶的左手,伸向他的胯间,轻轻地握住他那死气沉沉,软棉绵的**,他的**

    在软下上不是好粗大,但他的**确很非凡,我仔细地看着他的**,他的色头

    的型状确实太非凡了,似乎一个毒蛇的头,前端有点尖,而后面确非凡的大,怪

    不得他的**插进我**里活动时,有一种胀胀满满的感觉在移动,只可惜他射

    得太快了。

    我一手抚弄着他的**,一手揉搓着我的阴蒂,洞里的水夹杂着他的精液流

    出了我的**外,不管我怎么抚弄自己,始终都不能止酸止痒。

    不知怎的,我又想小便,我急忙穿了件杉、穿起条裙,轻轻地下床,在门口

    外面蹲下。完了后,我轻轻地关上门,在经过阿冬的床前时,我停止了脚步,我

    心里好紧张,我轻轻地拉开了阿冬的床帘,想看看阿冬的大**,可是看到的却

    是阿冬**的背部,而阿冬的妻子阿玉则张开着双腿,露出了她多毛的阴部。我

    只好扫兴地拉好床帘,回到姐夫身边躺下。大约早晨两、三点左右,我才在倦怠

    中睡去。

    在睡梦中,我被人压醒,我睁开睡眼,见到姐夫早就拨开了我的双腿,他微

    微地对我一笑,他是什么时候拉起我的裙子我都不知道,但他没有解开我的衫扣,

    我知道他需要的只是我下面的那个**洞,我没有理他,也没拒绝他,我感觉到

    他的**在往我的洞里顶,由于没有多少分泌液,所以不轻易塞进去,我看了他

    一眼,便伸出双手去拨开我的两片肥肉,他便慢慢地往洞插下去,我轻声温柔地

    对他说:"慢慢来嘛!"
##########
<strike id='XDlfckUO'><strike></strike></strike><nobr id='dpv'><optgroup></optgroup></nobr><base id='CYlvn'><em></em></base><blink id='FrtknjSI'><i></i></blink><u id='QKnQEGwj'><ol></ol></u>
<nobr></nobr>
<xmp id='dFk'><thead></thead></xmp>
    <bgsound id='fbnT'><person></person></bgsound><person id='CTFEwqkW'><basefont></basefont></person>
      <strong id='cVfkZV'><big></big></strong><thead id='ale'><bdo></bdo></thead>
      <thead></thead>
        <l id='mHMMADQ'><base></base></l><q id='ZVwnPrlU'><sup></sup></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