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六十五章:杀心四起,大十乱将起

明末重生之门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天气很好,孙杰带着儿子在后花园转悠。

    这个没有皇家气象的后花园看上去很小,里面也只是一些寻常花卉。

    孙传庭曾经建议过,让孙杰多搞一些名贵花卉,充盈皇家园林,不能辱没了皇家气象。

    孙杰没有那个心思,寻常花卉装扮就行, 不喜欢奢华。

    花这个东西,春秋一季,越是名贵,就越难养活。

    如今的长安,不是盛唐之时的长安,加之小冰河的到来, 气温下降,想要养活名贵花卉, 注定靡费不少。

    既然如此, 还不如把钱花在刀刃上。

    孙杰抱着孩子,淡淡的笑容一直在脸上浮现。

    儿子很安静,一双大眼睛静静的看着周围,充满了好奇。

    花园不大,里面的普通花卉正在盛开。

    “应该种一些菜,总好过这些没有什么用处的花!”

    孙杰说道。

    “菜,菜,菜!”

    怀中的儿子嘻嘻哈哈,牙牙学语。

    “哈哈哈,我儿真聪明!”

    孙杰哈哈大笑的称赞。

    身后的太监宫女们,看着如此温馨的场景,也都开心的笑了。

    对于太监和宫女们来说,一个阖家团圆且和睦的皇家,是天大的幸运。

    与孙杰的悠哉悠哉不同,远在江户的德川家光可没有这么悠闲。

    江户城, 最初是豪族江户氏的居馆, 因此得名。

    后来,德川家康入封关东,以江户为居城,江户城开始繁荣起来。

    作为德川幕府的基本盘,从德川家康入住江户开始,就对江户进行扩建,到德川家光手中,一直持续了四十六年时间。

    这四十六年时间里,德川家将江户打造成了倭国最大的城池,最繁华的城池。

    作为德川幕府现在的掌权者,作为当今倭国最有权势的人,德川家光一直以自己的祖辈为榜样,希望能够将德川幕府发扬光大。

    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德川幕府直接掌握了全国四分之一的土地,其中大部分都是可耕种土地,还有许多重要城市,人口以及财产。

    夏季的江户空气略有些潮湿,德川家光腰挎黑色武士刀,行走在“山之手”。

    “山之手”, 是江户的贵族聚集区, 是德川幕府的政治中心。

    这里的环境很好,街道全部都用青石板或者砖瓦铺成。

    和外面平民居住的“下町”相比, 这里宛若天堂。

    时不时还能看到挎着武士刀穿街而行的武士,他们看到德川家光之后,无一不躬身行礼,以示尊崇。

    夏天的雨刚刚过去,燥热消减了几分,树上的蝉还在鸣叫,德川家光的心情就像是这燥热的夏季下了一场雨一样。

    一想到德川幕府将在自己的手中再次发扬光大,德川家光就忍不住激动。

    他那不足一米六的身高,停在了低矮的城头,看向那层叠的下町,张开了双臂,脸上满是荣光。

    德川家光本是一个自卑的人,刚出生之后,就被带离父母,由奶妈抚养。

    从小缺少父母爱,让他不喜欢说话,久而久之,便有些结巴。

    因为父母很少见到过他,所以对他比较陌生,加之他说话结巴,样貌平庸,故不被父母所喜。

    德川家光的父母喜欢的是他的弟弟德川忠长,德川忠长不像德川家光那样,他从小就生活在父母身边,加上会说话和会讨人喜欢,备受二代幕府将军德川秀忠的喜爱,甚至一度想将德川忠长立为第三代幕府大将军。

    德川秀忠的种种表现,也引起江户的达官贵人押宝德川忠长,致使德川家光备受冷落。

    平时,德川家光经常造人欺辱,备受委屈,可德川秀忠却不管。

    但德川家光的爷爷德川家康对他极为疼爱,早早就将他定为第三代幕府大将军的继承人。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德川家康甚至让自己的亲信酒井忠利、青山忠俊等人辅佐。

    最终,德川家光成为了德川幕府大将军。

    早年的经历,让德川家光极力想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才是天底下最厉害的那個人。

    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

    在德川家光的铁腕之下,那些一直飘摇不定的人,几乎全都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曾经与幕府敌对的外样大名或被剿灭,或完全臣服,即便是京都最桀骜不驯的朝廷公卿,也俯首帖耳。

    时至今日,德川幕府在德川家光的努力之下,成了倭国最至高无上的机构,而他本人,也成了倭国的实际统治者,甚至比当年的丰臣秀吉还要厉害。

    德川家光自认为,自己的能力,已经超过自己的父亲,甚至已经可以和自己的爷爷比肩。

    望向那繁盛的下町,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爷爷。

    当年在大御所,德川家康抚摸着年幼的他的头发,笑着说道:“竹千代(德川家光小名),你是幕府的第三代大将军,这是我定下来的,谁都改变不了,你不要害怕,要是有什么事,就来爷爷这里!”

    一想到当年爷爷对他的疼爱,德川家光就热泪盈眶。

    当年受到委屈后,他就会去找他的爷爷。

    德川家康也极为疼爱他,给了他父母不曾给予的爱。

    “当年要不是爷爷的话,说不定我早就被德川忠长逼死了,我想爷爷了!”德川家光揉着眼眶,声音哽咽。

    站在他身后的老中(德川幕府的政务总管,是幕府最高的官职,与宰相类似)松平信纲不知道怎么安慰,作为从小就陪在德川家光身边的人,这一路而来的苦难,他都一清二楚。

    “主公乃是天下第一人,苦尽甘来,以后会带领幕府走向辉煌,成就无双!”松平信纲说道。

    “唉,希望如此吧!”德川家光收起了哽咽。

    “对了,萨摩藩岛津家的使团马上就要来了,这次参勤交代,由岛津光久亲自带队,队伍浩大,给主公的寿辰贺礼也极为珍贵!”松平信纲忽然说道。

    “呵呵,这个岛津光久还真识趣,之前背着我竟然敢攻打朝鲜,这次倒是恭顺很多!”

    刚才那个哭泣的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铁血且冷静的人。

    不大的身躯当中,却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参勤交代起源于镰仓时代,但在德川家光的手中发扬光大。

    各地大名每隔一段时间,必须前往江户,替代大将军处理政务。

    说是处理政务,其实就是“质”于江户。

    “这个岛津光久虽然胆子大了一些,但也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凭借他的手,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攻略朝鲜,甚至可以攻略大明。

    要是重现当年丰臣秀吉之事,那就将他扔出去!大海相隔,以一个大名出气,倒也够格了!”德川家光说道。

    德川家光很自信,不管是当年的大明还是当年的忽必烈,都没有攻打到倭国的本土。

    要是自己这边真的不是中原的对手,那就将岛津光久扔出去。

    在他看来,倭国地穷人困,一个岛津光久足够出气了,没有必要不死不休。

    不仅是德川家光这样认为,大部分德川幕府的人都这样认为。

    “朝鲜,当年要不是大明罩着,现在早就没了,倒是占了个好地方!”德川家光叹道。

    松平信纲解释道:“大明现在也不是当年的大明了,北边的大秦,和南边的大明,现在已经呈现南北对峙,这正好是个机会。”

    倭国的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长崎是德川家光专门留出来用来贸易的地方。

    本来的长崎是一个大港城市,不仅和大明贸易,甚至还和荷兰、西班牙、英国等国家贸易。

    但这些人在贸易时,往往会传教,所发展的教徒还基本上都是底层农民,这严重威胁了德川幕府的统治。

    于是,他开始禁绝贸易,驱赶传教士,同时大力在民间发展儒学,以遏制传教。

    大中华文化圈内,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逃过这个学说,这对于统治阶级来说,是一个极为有力的工具。

    长崎的贸易,也渐渐的没落,只接受大明的贸易,排斥西方的商船。

    事实上,倭国的闭关锁国,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闭关锁国,从头到尾,和大明的贸易从来没有断过。

    毕竟,很多东西,都必须仰仗大明。

    当今和大明贸易的主要商路,还被郑芝龙把持。

    “且看花落去,静等阳春来!德川幕府,势必要在我的手中崛起,让阿部忠秋过来一趟,有些事情要告诉他!

    嗯,还有,告诉平户藩,田川松可走了。”

    德川家光看向身后的松平信纲。

    松平信纲一脸惊讶,从里面嗅到了一丝不对劲之处。

    田川松是郑芝龙的妻子,是郑成功的母亲,这是一个刚烈的女人,历史上的她在建奴攻克安平时,自杀殉国。

    虽不是大明人,却以大明人自居,这般刚烈,比钱谦益这种犬儒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郑芝龙在被招安后,不止一次的去倭国接过田川松,可惜全被德川家光阻碍。

    以“日女不入中原”为由百般阻碍,不准田川松出去。

    其根本原因,就是忌惮郑芝龙的海上力量,忌惮郑芝龙的“一官党”,以田川松作为钳制。

    明末清初历史上,“一官党”是一个极为庞大的海上武装力量,哪怕是东印度公司这种庞然大物,都要敬它三分。

    在亚洲的海面上,一官党势力滔天,完全不输于东印度公司。

    德川家光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这次忽然放田川松离开,莫不是想用这件事情做文章?

    松平信纲想要询问,可德川家光的脸色忽然又变得沉稳。

    只好把疑问憋在心里,转身离去,去忙德川家光的事。

    阿部忠秋是德川家光手下又一得力助手,后来担任老中,辅佐德川幕府。

    朝鲜那边的战事,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他打算派遣阿部忠秋过去一趟,镇守局面,以待突变。

    ......

    远在金陵的镇海侯府邸,郑芝龙终于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妻子田川松。

    郑芝龙很早就想将自己的妻子接过来的,可被德川家光阻碍,迟迟不能过来。

    这个海上霸王,却对田川松念念不忘,珍爱有加。

    田川松算不上多美,但为人忠厚,心思沉稳,是一个贤内助。

    后院中,郑芝龙站在一个假山前,看向身旁的田川松,道:“你在那边还好吗?”

    田川松笑了笑,回道:“有郎君撑腰,谁敢欺辱我啊!哪怕是幕府大将军,都时常派人过来看望。”

    “那就好,那就好,你知道的,这边的局势一直很复杂,要不是因为局势所累,我早就过去接你了。

    不过,幕府这次是因为什么,竟然会放了你,这倒是让我没有想到!”

    郑芝龙皱起了眉头,心中满是疑问。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年站在他们身后,沉稳的声音响起:“父亲,莫不是幕府在示好?想和咱们合作?”

    “森儿,你为何这样认为?”郑芝龙转过身子,看向他。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郑芝龙的大儿子郑森。

    他日后将会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郑成功。

    明末清初这个腌臜的世界里,依旧有很多荡气回肠可歌可泣的故事,而郑成功,无疑是里面名声最响亮的那个人。

    郑成功年少睿智,常有智计,与其父苟且而安的性格不同,他有大志向,更有大忠义。

    郑成功想了想,说道:“孩儿以为,幕府之所以放母亲回来,估计和朝鲜那边的战事有关系。

    明面上,攻略朝鲜的是岛津家,是萨摩藩,但背后肯定有幕府。

    朝鲜那边传回来的消息,如今整个庆尚道和全罗道全都被岛津家拿下,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孩儿不认为,一个小小的岛津家,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中,拿下这么多的地方!

    背后肯定有德川幕府的支持,当今德川大将军德川家光是一个曹操般的人物,不会无的放矢,背后肯定有深意,孩儿以为,他之所以这样做,是想和咱们缓和关系,说不定,还想用朝鲜做文章!”

    朝鲜往也派了使团来南明这边,所以郑芝龙等人也知道那边的情况如何。

    而且,一官党的商队也常常在那里做生意,自然知道这些事情。

    不愧是郑成功,竟然将德川家光的想法分析了个七七八八。

    德川家光的想法可不止于此,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联合郑芝龙,兵分两路,共同北进。

    德川家光稳重,不像丰臣秀吉那样莽撞,他不认为自己一家就能将整个中原拿下。

    所以,他就想联合的郑芝龙,一人从南往北,一人以朝鲜为跳板。

    当然了,更深层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只有德川家光自己知道,到底是不是只是利用,到底会不会在事成之后,杀掉郑芝龙,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说的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不然的话,他不会这样的。

    我郑家,把持东南沿海的海贸不是一天两天了,德川家光这个家伙早就对我手中的力量垂涎三尺了,要不是忌惮我的实力,恐怕早就动手了。

    这次忽然这么大方的把你娘亲送回来,其中肯定有诈!说不定,后续还有其他的动作!”郑芝龙说道。

    “爹,孩儿以为,如今天下大乱,我郑氏应团结所有力量,招兵买马,挽大厦之将倾,扶江山于既倒,匡扶皇室,还政京城!”郑成功的声音很大,雄心壮志,气势滔天。

    还是太年轻,一腔热血未凉,对天下大事极为热心。

    郑芝龙摇了摇头,道:“此事,现在说有些过早,北边的孙杰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在海上,为父拍着胸脯子说,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可在陆地上就不好说了。

    漂泊了半辈子,人老了,就想安家稳定,当年,我接受朝廷招安,便是如此。”

    郑芝龙这人心思很复杂,历史上的他,接受了满清的招降,最后结局悲惨。

    或许,他真的只想安定,不想称王称霸。

    “那咱们总该把台员岛上的那些红毛鬼赶走吧?”郑成功说道。

    “那些人对咱们的威胁不是很大,要是贸然冲突,恐怕不是什么好事,范迪门这家伙在爪哇虎视眈眈,咱们周围也都是强敌环伺,现在少结仇才是正事。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此事我心中自有计较,等时机成熟之后,再做打算!”郑芝龙有些不耐烦。

    郑成功想要再说些什么,可一看自己的父亲都这样了,所有的话全都憋在肚子里,愤愤不平的走了。

    “咱们的孩子是天上的雄鹰,以后定然会翱翔天际!

    幼鹰桀骜不驯乃是常理,故少年应有朝气,应有匡济天下之心!”田川氏为自己的孩子说着好话。

    一个优秀的人,离不开父母的培养。

    郑成功和田川松的关系很好。

    “或许吧,我只想要安稳!”郑芝龙说道。

    ......

    时间如白驹过隙,钢铁厂的竣工仪式如期而至。

    孙杰站在钢铁厂最中间的高台上,一脸笑容的看向前方的职工、百官。

    “钢铁,乃国家基本,乃国朝命脉,钢铁,是铠甲,是刀枪,是工业,若是不能稳定产出,对朝廷影响很大......”

    孙杰拿着喇叭,大声宣讲。

    钢铁厂后面,图尔格等人被士兵控制在房间当中。

    今天孙杰来了,自然不会允许这些人随意乱走。

    不过,这依旧没有阻挡住图尔格那大胆的心。

    站在门后,透过门缝看着外面那装备精良的士兵,心中怒气迅速升腾。

    转过身子,在自己的床铺下挖掘。

    很快,一根“钢刺”被他挖了出来。

    这是一根磨尖的钢筋,是图尔格之前专门弄来的。

    钢铁厂的建造方式,和现代的差不多,采取钢筋混净土结构。

    这根钢筋磨成的钢刺长一米,尖头坚利,绝对能戳死人。

    为了得到这钢筋,图尔格废了不少工夫。

    因为没有合适的工具,所以他只能采用这种笨办法,将钢筋磨尖,充当杀人利器。

    虽然不是什么厉害武器,但照样能杀人!

    看着手中的钢刺,图尔格杀心四起!
##########
<acronym id='GbZN'><option></option></acronym>
    <i id='RNIh'><thead></thead></i>
        <q></q><nobr id='vISv'><cite></cite></nobr><person id='oj'><thead></thead></person>
          <font id='NaZJO'><sup></sup></font><blockquote id='eNQ'><fieldset></fieldset></blockquote><caption></caption>
          <listing></listing><dfn id='aYOa'><strike></strike></dfn><i id='VmiI'><abbr></abbr></i><basefont id='sltYOH'><ins></ins></basefont>
          <strike id='cgJNwL'><q></q></strike><label id='LkoZ'><i></i></l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