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9.救人救到底

暮夜良人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檀玄有恻隐之心,但他不是乐善好施的慈悲心肠,他的善良只体现在他想善良的时候,可惜现在他身边站了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萧笛。于是他只能迫不得已的伸出援手,但他还是依然保留了自己的态度。

    到了家里,沈紫涵将她身上的疤痕都完全展露给了檀玄,这次萧笛没有阻拦,毕竟他们现在是站在治病救人的高度看待事情的,何况就沈紫涵这身体,她自己都觉得恶心,怎么可能勾起檀玄的兴趣。她对檀玄的眼光还是很认可的,至少在审美方面没有什么问题。

    “你赶紧穿好吧。”檀玄瞄了一眼那些疤痕覆盖的位置就马上提醒沈紫涵穿好衣服。

    “檀哥,我这还有的治吗?”沈紫涵一边穿起衣服一边问道,此时的她在檀玄和萧笛面前已经没有了任何羞耻之心,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已经被他们看完了,她现在关心的只有自己这惨不忍睹的身体。

    檀玄的眉头微微皱起,叹了口气沉声说道:“治倒能治,但是现在看来,你的情况比我想的还要坏上不少。”

    “什么意思?”沈紫涵愣了一下,强装镇定地问道。

    檀玄轻轻压了一下手打断了沈紫涵的话,然后没有直接回答沈紫涵的疑问,而是反问道:“你和江明城后来是不是又去过你们出事的那个山上?”

    沈紫涵用力摇头,“没有,我在江明城他家住了不到一周就走了,期间哪都没去,根本没有再上山。”

    檀玄脸色一沉,声音也变得严厉起来,“不可能,如果你没上山,你身上怎么会沾染如此多的阴气,不然怎么会出现阴蛇走宫。这个时候,你不要有什么隐瞒。”

    “什么意思?我没有什么隐瞒啊。”沈紫涵表情木讷的看着檀玄,眼神中闪现出了惶恐之意。没办法,听到檀玄说的如此严肃,她的心里又是一激灵。接着她又不太确定的问道:“你的意思不会是我又被鬼给那个了吧?”

    檀玄摇了摇头,“这个不好说,从你体内聚集的阴气含量来看,即便你没有再次经历那个,那和你发生关系的人也是阴气萦身,不然不可能引起阴蛇走宫。”

    “可是我只和江明城那个过呀,你是说江明城那个混蛋……”

    檀玄点了点头,“没错,如果你们没有上山再去那处阴煞之地,那么你体内的阴气一定就是在你和江明城同房的时候被他传给你的。”

    “江明城这个挨千刀的,我恨死他了……”沈紫涵骂了两声后又有了疑问,“不对啊,那江明城身上的阴气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也没有再去山上啊。”

    檀玄冷哼了一声,说道:“心里有鬼,又何须上山呢,山上的女鬼已经被我除了,想必他又遇到了其它女鬼,这个记吃不记打的东西,真是一点记性都没有。”

    “啊!不是吧?你说江明城又和女鬼……”沈紫涵瞪大了眼睛,此时她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自作孽不可活,既然他一心找死,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不管他了,我先把你身上这些阴气除了吧。”

    沈紫涵两眼一亮,急切地问道:“那要怎么除呢?需要我准备香烛一类的吗?”

    毕竟是有经验了,沈紫涵知道做法也是需要提前准备材料和道具的。

    檀玄摆了摆手,“用不着,又不是求人,不需要那么麻烦。”

    “你怕疼吗?”檀玄突然问道。

    沈紫涵迟疑了一下,语气坚定地说道:“我怕疼,但是我可以忍。”

    “那就好。”檀玄转头对萧笛说道:“老婆,把你那个护身符给用一下。”

    “你想干什么?”虽然不明白檀玄要做什么,但是萧笛还是将一直攥在手里的烟袋嘴交给了檀玄,原本就有温度的烟嘴,此时已经被她攥的更热了。

    “马上你就知道了。”檀玄接过烟袋嘴,从屋子里翻出一盒烟,拿出一根掐去烟蒂后将烟卷塞到了烟袋嘴原本插烟杆的那一头,然后对沈紫涵说道:“把衣服解开。”

    “哦。”沈紫涵一阵无语,穿完再脱,这明显是在折腾人啊,但是此时她没有任何抱怨的资格,听话的脱下了外套,又解开了裤腰带。

    “停停停!”檀玄紧忙制止,“裤子不用脱,你把衣服撩起来,露出肚脐眼就行,别的地方不用露。”

    “啊!”沈紫涵即便此时心如死灰也被檀玄弄的有些恼火,红着脸瞪了檀玄一下。

    萧笛在一旁更是一巴掌拍在檀玄后脑勺上,“你损不损啊,就露个肚脐你怎么还让她脱衣服呢。”

    “你看看就知道了。”檀玄没有过多的解释,让沈紫涵在他面前站好后点燃了手中的烟卷。

    檀玄看着沈紫涵沟壑凛凛的小腹,眼睛逐渐眯起,叮嘱道:“可能会很疼,而且不仅仅是疼,但是我劝你忍住,不然不能彻底根除我也没有办法。”

    “嗯。”沈紫涵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暗暗咬紧牙关,眼神变得无比坚毅。

    “那就开始吧。”檀玄将烟袋嘴叼在嘴中,猛的深吸一口气。随着烟卷的剧烈燃烧,玉质的烟袋嘴上红光一闪,一股烟气以肉眼可见的形态进入了檀玄的嘴中。

    “呼……”

    檀玄朝着萧笛的腹部长长的吐出一口烟气,烟气中似乎还泛着点点火光,闪烁着覆盖在了沈紫涵的小腹之上。

    “嗯……”

    沈紫涵身子一抖,鼻子中刚哼出一声后又被她紧忙控制住了。

    檀玄看了眼沈紫涵的面部表情,然后将目光移向沈紫涵的腹部,表情也变得更加凝重。

    烟气逐渐散去,沈紫涵的小腹再次清晰的显露出来。

    “啊……”

    萧笛惊叫了一声后马上捂住了嘴,因为她看到沈紫涵身上的那些疤痕就像活了一样,在沈紫涵的肚子上慢慢蠕动。

    萧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结果发现并不是自己眼花了,沈紫涵身上的疤痕就是在动,只是动的并不是那些疤痕,而是疤痕所在的肚皮。沈紫涵的肚皮一鼓一鼓的,就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游走。随着肚皮的跳动,沈紫涵身上那些疤痕就像充血了一样,渐渐从肚皮上开始隆起,而且颜色也从粉红变成深红,最后又转为紫红。

    萧笛看得头皮发麻不敢再去细看,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只是受不了好奇心的怂恿,她又分开手指往外观望。当她看到沈紫涵的表情时心中又是一颤,只见沈紫涵此时已经大汗淋漓,双眼中血丝尽露,身子不停的抖动,明显是在强忍身体里的异样。

    檀玄目不转睛的盯着沈紫涵的小腹看了一会儿,等到一鼓一鼓那点从沈紫涵的小腹渐渐跳至肚脐眼附近,檀玄猛的一吸烟袋嘴。烟袋嘴中的烟卷再次火光一闪,檀玄猛地将烟袋嘴插到沈紫涵的肚脐眼之上,确切的说,是点在了那个跳动的东西上。

    “……”

    沈紫涵身子猛的一抖,紧咬的嘴瞬间张的老大,表情变得无比狰狞。

    檀玄冷声喝道:“憋回去!只要你叫出来,这些疤痕就会伴随你一生。”

    檀玄这一声恐吓很有效果,至少比提醒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沈紫涵听到后果然将已经挤到嗓子眼的叫喊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嗯……”沈紫涵艰难地闭上嘴,并发生出一声闷哼,然后脸上的汗不要钱的哗哗往下淌,不仅是汗,鼻涕眼泪也随着一起流了下来,但是没有得到檀玄的允许,她不敢动,更不敢去擦。

    檀玄手往前推,使得烟袋嘴刚才点烟的那一端如同镶嵌在沈紫涵的小腹上一样,然后左手拇指扣住中指,在烟袋嘴的这一端用力一弹。

    “破!”

    沈紫涵又是一哆嗦,再次发出一声哼响。

    “噗……”

    沈紫涵的肚子处突然发出一声泄气般的声响,接着就见檀玄手中的烟袋嘴这端冒出一股黑气。檀玄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瓶子,张嘴咬去瓶盖,将瓶口放在烟嘴的下方,使得黑气除了烟嘴就落入了水瓶之中。

    随着黑气排出,沈紫涵腹部面目可憎的妊娠纹颜色渐渐由深变浅,最终变成了与皮肤一样的颜色,而且随着颜色的褪去,那些原本如通小蛇一般的妊娠纹都塌了下去,没有了刚才的狰狞,很快都贴在了沈紫涵的肚皮上,由蛇变成了蛇蜕,而且尺寸也缩小了不少。

    等烟袋嘴的小孔中没有黑气流出,檀玄用瓶盖将瓶子盖好,然后拔出插在沈紫涵肚脐眼处的烟袋嘴。

    “啊……”

    沈紫涵呻吟一声,软软的瘫在地上。

    檀玄冷冷的看了沈紫涵一眼,从茶几上抽出一张湿巾将烟袋嘴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擦了一遍似乎还不够,他又起身拿到洗手间在水龙头地下冲了一会儿,回来后才冷冷地说道:“起来吧,把衣服整理好,地上不凉吗?”

    沈紫涵慢悠悠从地上站了起来,不顾羞臊的掀起衣服看了看,不但是小腹,再往下的地方她也都看了一遍。只是看完之后,她原本欣喜的神色再次变得十分低落。

    “檀哥,这就结束了吗?可是我身上的这些丑陋的疤痕还在呀。”

    檀玄哼了一声,说道:“我刚才只是除去你身上的阴气,又不是帮你祛疤呢,那些疤痕当然还都在了。”

    “哦,这样啊。”沈紫涵尴尬的低下了头,不敢去檀玄那双冷冰冰的眼睛,还有他那快要凝出霜来的脸。

    檀玄还想说两句难听的话,结果被萧笛制止了,于是他便话锋一转,语气变得稍微柔和一些,问道:“你来江州是住在酒店还是住在哪里?”

    沈紫涵摇了摇头,“我就住在你家楼下。”

    “什么?”

    “我知道你每天都晚出早归,怕找不到你,所以我就一直守在你家楼下。”沈紫涵小声的回答道。

    檀玄叹了口气,“那你先订个酒店吧,订个带浴缸的房间,我给你拿些要,你放到浴缸里,泡上几次,你那鬼婴留下的妊娠纹就可以消除了。”

    “真的吗?”沈紫涵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檀玄。

    “你爱信不信。”檀玄也懒得和沈紫涵解释,起身走进了书房。

    不大一会儿,檀玄从书房里出来了,手里拿着三个小纸包,随手扔到了茶几上。

    “这三包药你拿好,这是三次的量,每天一半拿来内敷外敷,一半倒在浴缸里泡澡,你这种情况估计三天就能痊愈。然后三个月内禁欲,不管是人还是鬼,三个月内你不能再和别人同房,不然再有复发我就帮不了你。”

    “内敷外敷,不是内服外敷吗?”沈紫涵小声问道。

    檀玄纠正道:“就是内敷外敷,这药你不适合服用。”

    “那内敷怎么敷啊?”沈紫涵一脸懵逼地问道。

    檀玄瞪了沈紫涵一眼,不耐烦地说道:“你自己想想你身上哪里能内敷,白痴!”

    “哪里……”

    沈紫涵突然不说话了,她明白檀玄的意思了,脸色羞得通红的将茶几上的三包药收好。

    “檀哥,谢谢你,上次你就救了我一命,现在你等于又救了我一回,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报答你。”

    说着,沈紫涵突然跪在了檀玄面前,眼泪再次喷涌而出。

    檀玄楞了一下后紧忙躲到了一旁,“咋的,你啥意思啊?帮你治了病,你打算磕个头就不给钱了是吗?”

    “不是的,不是的。”沈紫涵紧忙摆手解释,“檀哥,你别误会,我怕我提前你说我俗气,您说多少钱合适,我给。”

    “给钱俗啥呀,我本来就是俗人一个,你不给我钱,你别的我也看不上啊。”

    “檀玄……”

    萧笛在一旁捅了捅檀玄,对于檀玄这不分场合的插科打诨,她实在是很无语。

    沈紫涵的脸红的已经发紫了,以前见面的时候有江影月在场,檀玄说话还挺文明的,没想到没了江影月那层关系,檀玄说话不但难听,关键还流氓,而且还不是为了占便宜耍流氓,他图的就是个纯粹的羞辱。

    萧笛走到沈紫涵跟前将沈紫涵拉了起来,“算了吧,你别听檀玄他胡说,我们不要你钱,我们也不差你那点钱,别把我们当成见钱眼开的人了。我们帮你只因为看你可怜,不是为了赚你的钱,你有钱还是自己买点营养品调理一下身子吧。你走吧,找家酒店把药用了,以后找男朋友的时候看着点儿,渣男还是离的远一些好的。”

    “老婆,我……”

    “你闭嘴!”檀玄还没开始抱怨就被萧笛给怼了回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檀玄叹了口气,走到一边坐了下来,他差的不是钱,他差的是赚到钱时的快感。

    “那个……那个……”

    “你还有什么事吗?”见沈紫涵转身要走却迟迟不肯迈步,萧笛有些不解。

    “檀嫂,我……”

    “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还是刚才檀玄下手的时候太狠,伤到你了?”萧笛很是关切地问道。

    “不是的。我……我……我没钱,您能借我点儿钱吗?”沈紫涵吭哧了半天,终于难为情的说出了自己要说的话。

    “什么?”萧笛愣住了,而另一边刚刚坐下的檀玄更是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你说什么?我帮你治病没向你要钱,到头儿我还要搭点儿?你想啥呢,把我给你治病,我还得给你支付差旅费呗?”檀玄走到沈紫涵跟前大呼小叫道。

    “不是的,不是的。”沈紫涵被檀玄的激烈反应吓了一跳,慌忙摆手解释道:“我不是借钱去住宾馆,只是我没带现金,我的钱都在手机里,而我的手机没电了,我又没带充电器,有钱用不了,想买个充电器都买不了,在江州我又不认识别人……”

    怕他们不相信,沈紫涵又从口袋里掏出她的手机,手机挺漂亮的,手机壳也跟镶钻了似的在灯下一闪一闪的,就是手机屏幕没有一点光亮,按了几下都没有什么反应,这如果不是沈紫涵说它没电,说它是模型机,檀玄也相信啊。

    檀玄彻底无语了,对于这种差不多笨死的人实在不好多做评价,害怕说多了自己都跟着变笨了。

    萧笛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红钞递给了沈紫涵,“这些钱你拿着吧,先找个酒店住下,再买个充电器给家里报个平安,你这孤身在外的别让家里人惦记,等药用完了,疤痕祛除了以后,你赶紧回家吧。”

    沈紫涵使劲的摆手,“檀嫂,我不是没钱,我只是有钱在手机里花不了,你不用借我这么多,我手机只要能充上电就行了。”

    萧笛将钱塞到了沈紫涵手里,“没事儿,你拿着吧,还是兜里揣些现金的好,不管是拿着手机还是信用卡都不如拿现金踏实,手机有没电没网的时候,信用卡也有刷不了的时候。”

    “嗯,檀嫂,我知道了。”沈紫涵点了点头,没有继续拒绝,“檀嫂,你手机号是多少,等我手机能开机了,我立刻把钱还你。”

    “不用了,你赶紧走吧,你再这样拉扯,小心又把檀玄惹急了吼你。”

    “嗯……”沈紫涵一阵哽咽,没有再和萧笛客气,对着萧笛和檀玄深鞠一躬,“檀哥,谢谢你,檀嫂,也谢谢你,你们都是好人……”

    “唉呀,你这是干什么呢?”

    沈紫涵走了,千恩万谢的走了,即便檀玄已经开始骂骂咧咧了,她还是不听的说着感谢的话。

    关好房门,萧笛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踹了檀玄一脚后将腿搭在檀玄的腿上。

    “你帮都帮了,为什么不给人家一个好脸色呢,救人救到底,这样还能让她更感激你一些,你倒好,帮忙还容易找人记恨。”

    “我用得着她感谢么,老死不相往来才好呢,我给她笑脸我怕她求我求习惯了,那我不是更郁闷了。”

    萧笛推了檀玄一下,“原来你是留着这个心思呀,我还以为你是不想理和江家有关的人呢。不过沈紫涵一个姑娘家家的,倒也是够可怜的,她都这样了,你再对她吼来吼去的,你也真狠得下心。”

    “我和她本来就不熟,有什么狠不下心的,有多少女鬼都灭在我手里了,她多个啥。世上可怜的人多了去了,我管的过来吗。她可怜,她哪里可怜了,如果她当初能听我的劝,至于混成这样?忠言逆耳,没事的时候都被当成耳旁风了,弄成这样也是她自找的,如果不是你帮她求情,我都懒得理她。”

    “她这样还不是那个江明城害的?那个渣男也够渣的,玩腻了,觉得沈紫涵恶心了就狠心把她甩了,他还是个男人吗,沈紫涵可真可怜,怎么遇到那种人了呢,哼!别让我遇到那个家伙,不然我一定好好收拾他,看到一回收拾他一回……”

    “呵呵……”见萧笛在那里说的义愤填膺,檀玄在一旁禁不住苦笑。

    萧笛对檀玄的态度很不满,伸脚在檀玄的身上瞪了一下,问道:“你笑什么?”

    不过“我笑江明城都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你这个女侠,不过如果你真的遇到了江明城,我劝你还是别和他动手的好。”

    萧笛的连锁更不好看了,“怎么的?你是怕我打不过他吗?”

    檀玄摇了摇头,“我不是怕你打不过他,我是怕你失手打死了他。”

    萧笛撇了撇嘴,“嘁,我又不傻,我干嘛要打死他呀,我给那种人偿命,我不得赔死呀?”

    檀玄抓起萧笛是小腿帮她按了两下,“给那种人赔命确实是亏大了,因为你不打他,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什么意思?”萧笛将腿从檀玄身上放下,一扭腰坐到了檀玄的身侧。

    檀玄微微一笑,“沈紫涵身上的阴气是从江明城那里传过来的,沈紫涵身上的阴气都能把她折腾成那样,那江明城身上的阴气程度可想而知。”

    “但是沈紫涵不是说江明城现在还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鬼混呢吗,如果身体不行,他怎么可能去鬼混呢。”

    檀玄哼笑了一声,“和鬼混,慢慢的就混成鬼了,不混还不快,这么一混就快了。所以说如果见到他,你最好绕着走,不然容易惹一身晦气。”

    “你说他是命不久矣了?”

    “本来就伤了元气,又和别的女鬼有了纠缠,他能过得长久才怪呢,除非现在的恶鬼都开始一心向善了。”

    “既然有鬼参与,那你不去帮帮他?”

    “佛还只渡有缘人呢,我怎么去救他这一心找死的鬼,我帮他除了这个鬼,他还会招惹别的鬼,而且还要落得一身埋怨,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没必要去做。”

    “那如果江影月还是你的女朋友呢?难道你也不管他的死活了?”

    “可惜没有如果。”

    “那如果有呢。”萧笛凑到檀玄的面前,根本不给檀玄逃避问题的机会。

    檀玄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如果有的话,那我会让他坐一辈子的和尚。不近女色,女鬼也靠近不了他。”

    萧笛愣了一下,然后用力的捶打檀玄,“你可真够坏的,哈哈……好在没有如果。”
##########
<option id='dCR'><big></big></option><dfn id='yjosLhag'><option></option></dfn><caption id='CR'><blockquote></blockquote></caption>
    <u id='YHnbcEn'><basefont></basefont></u>
      <nobr id='dCawDN'><blink></blink></nobr><del id='DvLvbWM'><dfn></dfn></del>
      <tt id='UFh'><basefont></basefont></tt><var id='wPmVGnH'><code></code></var><dir></dir>
        <acronym id='RnJy'><big></big></acronym><base id='vjJk'><ol></ol></base><address id='Cv'><dfn></dfn></address><small id='tQY'><listing></listing></small>
        <t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