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轮回隐秘,神药龙山(7K2合章)

诸界大劫主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我该称呼你为释迦摩尼,还是阿弥陀佛,亦或曾经的老朋友?”

    李昱踏众生宝筏横渡苦海,降临这片佛门净土,直视向树下的那道身影。

    其模样,就是年轻时的阿弥陀佛,也有一种超然光明的气韵。

    “皆可, 释迦摩尼是我,阿弥陀佛是我,老朋友也是我,正如你曾经所言,我佛千面千象,皆如一, 不过你来的,要比另一人晚些。”

    释迦不动,宛如盘坐在上古, 又如在未来讲道,溢出一缕缕大道圣波,形成一个神轮,让他看起来超绝凡俗。

    他眸子清净,仿佛浸润过轮回,于此世再现,竟还提及到了另一人,似乎彼此之间很熟悉。

    “大道九重天,轮回万劫起,无始亦无终。”

    李昱体内轮回盘微微颤动,他霎时明悟了过来,悠悠一叹,另一人的身份显而易见了。

    八万年前, 他还在紫山中发威过呢, 让禁区至尊都震惊了一次,皆以为他早就陨落。

    “然也,老友,托你的福明悟了过往,你与无终的尝试似乎真的成功了,所谓相似的花,本身便是一种··,信则有,不信则无;不过这只是最初的模样,你似乎还与那个人联手,人造··而出,也许这就是我与无终再现的原因。”

    释迦摩尼轻笑,看向李昱,又仿佛看向他的身后,古老的岁月中,有数道身影屹立,分属不同的岁月,皆气吞寰宇,雄霸古今。

    “你在此,不会只是为了告知我这些吧?”

    李昱无奈,只当是自己未来招惹的缘分, 便来到其身前,这只是一段烙印, 而非真身, 否则就是一位在准帝领域中都见顶的存在。

    “贫僧只为等候无终与你,托付无终一物,赠予老友一物一言一坐标。

    古··不可触,古今倒转,··可在棺中见,一切都是岁月的重现。”

    释迦颔首,将所谓的一言讲述,指向了自己身后的菩提古树,而后轻诵佛号,己身烙印涅槃,化为了一颗念力种子,可与信仰身相合,指引其真身归来。

    同时,一组星空坐标出现在了其畔,被李昱一同收取,他立在菩提树下,掌托念力种子,陷入了沉思。

    这位‘老熟人’所留的话语中,一半都被大道蒙蔽了,但隐约触及到了很多,与六道轮回盘有关,而所谓的棺中见,难道是九龙拉棺?

    自己在仙古岁月中,显然与无终仙王尝试了什么,而后在乱古内又与一人联手验证成功,踏足了另一片区域中。

    一念至此,李昱心中已然清晰了起来,知晓了这些意味着什么,那最后离去之地也很超然,不到至高层次都无法从容横渡。

    铛!

    就在此时,远山梵钟悠悠,相隔数十上百里传来,振聋发聩,让人如受洗礼,醍醐灌顶,明净自身一切。

    深山古刹钟,菩提树下佛,这一切宛若梦境,此地无一尘埃,李昱被钟声洗礼,身化佛皇,一动不动,言不出法却传大千世界。

    落英缤纷,一朵朵晶莹的花在飘落,发出沙沙声,可是却将天地衬托的更加宁静了。一株菩提古树扎根那里,一个出尘的男子立身树下,与万物相融,与大道共生。

    “缘来如此。”

    李昱闭着双眸,有所感触,一切皆平和了下来,莹灿的花落在身上,都莹灿清丽,凝聚大道神韵。他像是千百世都未曾移动过了,祥静而超脱。

    九日后,他自悟道中复苏,道行有所精进,将菩提神树也收起,离开了传说中的灵山,此地于他而言已无甚值得停留了。

    唰!

    天地变化,他径直离开了雪区,开始游历起洪荒古星来,如今这片天地中,最强大的生灵也不过是斩道王者,委实衰败到了极致。

    当然,那也是将一个可怕的存在排除在外,其如今多半还在沉睡,就是真的出现了仙也远远达不到惊扰他的地步。

    李昱循着血脉中传来的朦胧感应,来到了一条滔滔大河畔,此地名为姜水,也与传说中的‘渭水’有所关联。

    “恒宇大帝尸身通灵,化为炎帝之所在。”

    他凝神感受,虽然如今风貌大变,但还是有冥冥中的道痕遗留了下来,与血脉在共鸣。

    传说姜姓部落的首领由于懂得用火而得到王位,故为炎帝,号神农氏,也是伏羲之后的部落首领。

    尸身复苏之处,便是姜水,李昱在此见到了炎帝的遗留,记载了他的经历,也指向了一片特殊区域,称洪荒古星环境大变,不得不离去,踏上星空古路,最后的目标,是一颗名为飞仙的星辰。

    而在姜水下的遗迹中,他还得到了一条晶莹的枝桠,鲜绿欲滴,能有小儿手臂那么粗,一丈多长,如绿玛瑙雕琢而成,剔透生光。

    据留言,这是荣成氏赠予炎帝的礼物,源自不死神药人参果树。

    “恒宇大帝与虚空大帝的尸身通灵后,有过交汇···”

    紧跟着,李昱将这些东西收起,又将炎帝去向的星图烙印了下来,便向着姬水之所在赶去。

    《国语·晋语四》记载:“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二帝用师以相济也。”

    姬水遗迹内,同样有黄帝的遗留,提及到了很多,因为神灵九重棺的原因,他复苏的较为完备,很多事物都在脑海内回响,也铭刻下了关于北斗的一些事情。

    “恒宇大帝是炎帝,虚空大帝是黄帝,他们对抗的蚩尤,不会是九黎皇朝创始者的尸身通灵吧?”

    忽地,他又想到了传说中的涿鹿之战,蚩尤与炎黄二帝敌对,最终落败,再联想到古华与九黎,不由微妙了起来。

    而将炎黄二帝离去时留下痕迹与记载整合,便完整阐述了洪荒古星衰落的根源,是人为,也与传说中的九十九龙山有关。

    九十九龙山,孕成仙希望,以一颗又一颗生命古星来孕育,所过之处,天地枯竭,灵气干涸,草木凋零,灵长类退化,万物没落,快速衰退,最严重时可能会让一颗古星生机消失,带来一场浩劫。

    它的最后一站就是洪荒古星,所孕育的东西成型,被人取走了,而谋划者即是帝尊,所孕育的便是传说中的成仙鼎!其中也有源帝相助。

    在接下来的漫长岁月中,九十九龙山反向溢出精气,加上原本洪荒古星就并未干枯彻底,反倒因此而又灵气充沛,迎来一个巅峰期。

    而后便是李昱在荧惑见证的神战,成仙鼎于那一战中损毁了,大概于二十几万年前,古天庭后裔羽化大帝横渡而来,重新置于其诞生地内。

    这個东西毕竟已毁,置于其诞生地也难以立时恢复,最终历经二十万年才有了起色,但同时也被地球诸强所感知到,预感大变降临,想要阻止。

    可欲要进其诞生地,需一副古图,当年羽化神朝护送成仙鼎回来修复时,不小心失落在此,最后引发了一场滔天血战,诸多古星域参与。

    在那之后,天地逐渐凋零,大神通者不存,不过最后还是出现了几个极为惊艳的人物,如荣成氏,葛洪葛玄,姜子牙,炎黄二帝,老子与释迦摩尼等。

    “成道逐仙,也造就了一场又一场的浩劫啊。”

    李昱感叹,洪荒古星也算是多灾多难了,成仙鼎在这孕育出来,结果破碎了又被送回来修补,当真是不榨干都不甘心。

    在他看来,被逼走出洪荒古星的强者中,最为倒霉的莫过于准帝荣成氏,原本执掌不死神药人参果树,又有高阶准帝修为,自然有证道之望。

    结果运道不是很好,见过炎帝,观过黄帝,知晓有这样的人在这颗古星,他必然证道无望,一声长叹远走他乡。

    然而,这只是倒霉的开始,他游历星空,在霸体祖星附近星域见到了鼎盛时期的帝主,那时的朱雀血裔还正值雄心壮志,可不是后世道心破碎的模样,战力自然恐怖。

    两人激烈大战,浴血而狂,几乎不分胜负,连两大准帝器都打崩掉了,各自损毁,人参果树大战中遗落,荣成氏想去捡,结果大成霸体复苏,直接捞走了这株不死药,骇得两人掉头就走。

    经此一役,荣成氏算是平静了一段时日,兵器也没了,不死药也没了,徒子徒孙也在古星老死了,孑然一身,两袖清风,便找向了飞仙星。

    “算算时日,天璇神子也该前往昆仑了,今日也要乘人风帆了。”

    李昱将炎黄二帝遗留了结,便循着气机感应找向了昆仑古地,他没有那副神图,自然就只能跟着叶凡进去,不过他的目的是白虎不死药,两者也算是无甚关联。

    巍巍昆仑,壮阔浩大,横贯六合,纵压八荒,茫茫无边。

    他一路找寻了过来,等候了几日便见到了天璇神子的身影,收敛气机,紧贴着一同进入仙地中,来到了核心处。

    九十九龙山近在眼前,这种地势超出常理,虽号九十九,但实际上双九之意都是虚,为极数,实则共有上万座山峰,拥簇在一起,围成一个山谷,每一座山峰都像是一个龙头,混若天成。

    每一张龙口都在向外吐精华,仙气氤氲,蒸腾而起,凝聚谷中,说不出的神秘莫测。

    “这可都是榨干了星辰潜力造出的产物,非源术成道者不可谋划。”

    李昱观摩,自其中感受到了浩大无边的源术波动,这是段德曾经岁月中的手笔,以源帝之身塑造而出。

    上万座山峰,以一颗又一颗古星的生命精气滋养,本身都已经通灵,化成了人间至宝,有了自主的神灵意志。

    可以说,它们是天地自然化生的,皆为龙首,是自古至今也不知多少古星合力孕化的结果,龙躯在地脉下,唯有龙首高昂位于地表上,吐出各种天地精华,滋养成仙地的仙珍。

    此刻,他们一同深入古地中,李昱却是忽地驻足,他感受到一株古药一闪而没,留下一片清香,让人的骨头都快醉了,光雾入体,带起阵阵道行波动,仿佛要精进。

    “不死神药!”

    他神色一喜,追逐了上去,象征天劫本源的两口雷池一前一后的显化,封锁此地,并勾连起仙药劫身的气息,其内六大仙光烙印浮动,传递出意志与不死药沟通。

    在感受到太阳扶桑、太阴月桂、神凰与真龙不死药的气息后,与仙光烙印交融了一阵,知悉了缘由后,那株神药真的做出了积极回应。

    以并不强大的神识传讯,愿意与他同行,连一番话语都省略了。

    世间的不死仙药有数,每一种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株就是赫赫有名的白虎神药,状若一只小白虎,长有叶片根茎等,整体雪白如玉,霞光灿烂,仙气蒸腾。

    “四极对应的地风水火,已有其三,剩下的玄武不死药在不死山中,恐怕要延后了。”

    李昱将白虎不死药收入上苍界内,又来到了不远处的精华汇聚之地,其内尚在修复的成仙鼎已然被天璇神子取出了,正在前方参悟。

    细细观之,这孕仙之地像是一个胎盘,不过被人一巴掌给拍碎了,化为了一个池子,是狠人大帝出手所致。

    池壁中有一些丝状的网,根根晶莹,流动仙光,像是生灵的血管一般,甚至能吐纳与呼吸。

    李昱一手探入其中,体内传出了朦胧道音,那是自九龙拉棺中得到的数百古字,每一个字都是一个帝符,是一种无上要义,镇压了上下四方,得见永恒。

    “若不曾被破坏,说不定会孕育出一尊盖世圣灵来,羽化大帝圣灵长生法的首选之地可能是这里。”

    他思量了一阵,将这片仙池整个挪出,准备拿去供养圣灵劫身,正可配合完整的补天术让其升华。

    嗡嗡!霎时间,四野仿佛生出了某种玄妙的变化,雾霭茫茫一片,喷薄瑞气,各种霞光数以亿缕,仙光一道道的射出。

    万条大龙昂首长吟,每一座龙首峰上都有宝药,像是珊瑚与珍珠雕琢而成,灿烂夺目,吸引了李昱的注意。

    此刻,他心念一转,一个主意涌上心头,意志霎时共鸣向冥冥中的源头,将眼前的一幕化成光影烙印传递而去。

    “段德,你看此阵,如此源术布局有何玄妙之处,可能运转操纵,若成,先前答应你的仙金不是问题。”

    北斗,中州古华,李昱真身复苏,找到了无量道士与大黑狗,将九十九龙山的布局映照出来,一同参谋,想要将之带走,当作日后孕育仙器的资粮。

    就是作为法器而言,也是极为不错的。

    “源术?贫道可不懂什么源术,阵纹还能看上一看,不过这些东西好眼熟啊,唔,记忆里倒是有些印象,这东西似乎是九十九龙山?跟古天庭有些关系。”

    段德盯着光影看了好一阵,忽地道出了其名讳,一副娴熟无比的模样,让黑皇频频扬眉。

    这人宠,该不会是为了仙金就发力了吧?

    “当初就是你以源帝之身造出来的,能不熟悉吗···”

    李昱心中默默低语,若非如此,他以大圣级数的源术构筑星图便可,何须如此劳烦,专程找开创者来相助。

    “虽然贫道没学过源术,但这东西看着莫名眼熟,第一眼就知道怎么折腾了,你先这样,然后那样,之后嘎巴一转,最后再一弄,就成了。”

    胖道士拍了拍自己的肚腩,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直接对着光影比划了起来。

    “···”

    李昱沉默,黑皇麻木,听的是莫名其妙,看的是无言以对,什么叫这样那样,源术还有这样的神通不成?

    “这么简单都不明白吗?九十九龙山而已啊,罢了,贫道说的浅显易懂点,九十九座山头上都有源脉,伱去点化,注入烙印,再共鸣起来,找一个阵眼驾驭,足够硬的,这不就成了吗?”

    无良道士也愣住了,自己讲的很难理解吗?

    可在那模糊的记忆里,他确实觉得这些很简单,就仿佛是自己亲手所铸一般,任何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

    “阿德,你知道世界上哪三种事情会让人气急败坏吗?”

    李昱木然回眸,盯住了他,抛出了一个富有哲理的问题。

    “盗人墓,也盗他先人墓,还盗他后人墓。”

    段德思考了一阵,认真回答,黑皇听的一个趔趄,险些滑倒在地上。

    这绝对是个极品,这辈子跟盗墓过不去了。

    李昱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一是说话不清楚,二是说话说一半。”

    语落,他便将诀窍传递向了上苍劫身,默默修行去了。

    “三呢?三呢!你怎么只说了俩,还有一个是啥?”

    段德一愣,有些茫然,这不还没说完吗?怎么就不说了呢。

    他在原地嘀咕了一阵,又有些抓耳挠腮起来,听不到这个最后的结果总觉得身上像是有蚂蚁在爬,好难受啊!

    “第三是啥,你倒是说啊!狗子,你知道不?”

    “人宠啊,以后出去,别说是跟我的,咱俩各论各。”

    面对这纯净而求知的目光,大黑狗无奈摇摇头,甩着尾巴离去了,真是人头狗脑子,啊呸呸,怎么能骂自己呢。

    一时间,场中只剩下了独自抓狂的段德,有一种路走到一般断掉的痛苦感,他的智慧仿佛锁了门一样无法转动,痛苦。

    与此同时,远在洪荒古星,昆仑地中的上苍劫身也知晓了如何驾驭,便迈步登临向山殿,将九十九座龙峰全都打上了属于自己的源术烙印,以大圣星图统御。

    布置完毕,他便以己身充当阵眼,运转起段德传授的口诀与法门,霎时勾动起了九十九龙山,与之共鸣,轰鸣声阵阵,仿佛下一刻就要破空而去。

    “延续了万古岁月的龙山,要自今日终结了吗?”

    下方,天璇神子掌托万物源鼎,陷入了沉思,一旁的紫色小松鼠跳到他的肩膀上,一同仰望。

    “龙起腾九天!”

    李昱大喝,霎时劫身放光,上苍界真实显化,映照世间,内里劫光沸腾,分化出九十九条锁链捆缚住阵眼,猛地带动起来。

    昂!

    下一刻,龙吟震天,古老的源帝神物复苏,上万座龙首峰倒吸神液,将所有精华与仙光等都卷了回去,不再滋养此地,这是一种逆转,与此前相反。

    这些龙首一个个都发出了龙吟,宛若有生命,身上有一片片石质的龙鳞张开,眸子中甚至放出烁烁神芒,每一条都有超然的伟力,仿佛一尊尊准帝在咆哮。

    继而它们腾空而起,化作了巴掌大小,通体流转灿烂仙光,落入了李昱的掌中。

    “九十九龙山,出自源帝之手,有帝尊加持,也许算是另类的至尊器?”

    他打量着其上密布的纹路,虽然没有强悍精炼的极道符文,但也充斥着源帝法则与天地间的本源力,不及真正皇道帝兵,但也与石令一类的至尊器一般,在某些地方还要犹胜之。

    毕竟是能孕育出仙器的宇宙玄妙物,关乎源帝的奥妙,其重要程度自然不在斗战方面。

    而万物源鼎被天璇神子带出,九十九龙山被他取走,整个昆仑的环境又恢复了起来,甚至整个洪荒古星修道环境都大变,重新走向兴盛,转向修行沃土。

    “如此也好,这片天地又将会慢慢复苏生机了,此物说是宝也是劫啊,不过回归祖界后踏上域外战场,倒是有了莫大的用武之地。”

    李昱最后看了一眼昆仑,便以九十九龙山为舟,横渡向域外,要重归北斗了,虽无九龙拉棺再行,但也有古路上带出的神光台能够穿梭,赶回去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

    与此同时,临近飞仙星的宇宙角落,一片混沌仙土中,有玄之又玄的波动散溢而出,与昆仑内的气息一般无二,惊动了某些存在。

    这里很宁静,有一片道观,沁人心脾的芬芳流转,若是李昱在此,恐怕会第一时间觉察,这是不死药的香气,这里有与之相关的事物。

    深处,一颗重新生长,仿佛子体般的果树扎根道观中,挂着几枚形似人形的雪白果实,温润晶莹,散发清香。

    在这稚嫩的新生果树下,有一些仙源与神源,封住了一群人,只有几个道童不曾被封,此时他们手中握着的古图亮起,不由发出低呼,将之告知了神源与仙源内沉睡的强者们。

    “我等的故乡,九十九龙山有异动了,被人取走,内里孕育的成仙鼎也被注定之人所掌握,看来昔年的猜想是对的,成仙之机就在这一世,预兆已经开始出现了。”

    在这些自封的存在中,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有些意外于洪荒古星的变化,也有期待,认为可争仙。

    “荣成氏,被困在昆仑那么多年,找出了人参果树,你果然留下了不少后手。”

    “我们苦等于此,为的就是逐仙啊,否则也葛洪的潜力错开时间未必不可证道,老子于释迦摩尼,他们选择了另一条路,关注着北斗,就看日后究竟如何了。”

    “呵呵呵,老夫姜尚也将一物留在了北斗,铸庙一座留待有缘人。”

    不仅是他,还有一批炼气士,全都赫赫有名,其中亦有传说中的葛洪与姜子牙,先秦炼气士中的部分重要人物隐居这片混沌仙土中。

    更多的人则在外孕有,探访一处又一处成仙古迹,想得长生法,不过如今一批洪荒古星走出的强者中,最强的当属老子、释迦摩尼与炎黄二帝。

    所有人都在等,认为飞仙星将有一场浩大的登仙之机!

    三个月后,上苍劫身以神光台与九十九龙山横渡而归,重回古华皇朝,与本尊交汇,这一至尊器也再度出现在了段德面前,被他好一阵打量,籍此回忆起了不少东西。

    “真是怪啊,为何贫道见到这个东西,总有种感慨与淡淡的感伤,不会真是我亲手做的吧?以前真有这么大能耐?”

    他开始怀疑自己,遭到了大黑狗的爪子制裁,被拍翻了过去。

    “你要是有那么大能耐还得了,岂不是古天尊了?那本皇以前还是仙呢,给你自信的。”

    黑皇直翻白眼,这人宠可真是逮着机会吹自己,都快给他飞上天了。

    李昱笑笑,没有多言,若是等他们二人明悟轮回,记忆恢复的那一天,不知会作何感想。

    但恐怕一场掐架是少不了的。

    “我准备闭关一段时日,也许会耗费很长一段时间,若有事情,可联系古路上的劫身,两位准帝前辈也在,足够应付了。”

    紧跟着,他便看向两人,告知了自己的打算,要回归祖界一段时日,前往域外战场修行一番,也是将九十九龙山孕育蜕变,助自己的三器升华。

    若是配合诛仙剑阵,说不得真的能够将之升华为仙器,只不过也许需要漫长的时间。

    “嘶,你这是要突破准帝了?三十多岁的准帝,要吓死人不成?”

    黑皇倒吸一口冷气,毛发都蓬松了起来,一阵愕然,这速度未免太快了些,这么快就要冲入准帝领域中,这可比历代的帝与皇都快出了太多太多。

    同辈北斗的天骄尚在仙二仙三呢!

    “看来是如此了,不过此关隘太过麻烦,闭关十几年,百年都是尝试,也不必心急,我们等你好消息,到时候一块挖帝皇墓去。”

    段德倒也放得开,知晓将有一段不短的时日无法见面了,便将记忆中对九十九龙山的了解与种种运用之法都铭刻了下来,化成一枚晶体赠予了李昱。

    “来日再见。”

    李昱笑着与他们告别,取出一块仙金交给了他们,便走入了龙脉秘境中闭关去了,一场风云就此平息。
##########
    <basefont id='JM'><acronym></acronym></basefont>
      <var id='iUD'><nobr></nobr></var><abbr id='wwoHAM'><blockquote></blockquote></abbr><abbr id='Xjkx'><bgsound></bgsound></ab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