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百二十五章 新旧交替

寒门宰相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章越家中正是高朋满座。

    章越特旨升迁右正言,章直则为省元,任是谁都看出这样一个家族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

    章越面对盈门的贺客也是有些应付不过来,这时忽见一人不由喜道:“大师兄!”

    来人乃孙觉,对方与自己同为陈襄的门生,孙觉为诸生之长,故而章越便私下称孙觉为大师兄。

    章越与孙觉私交甚睦,二人常常一起探讨易学。

    孙觉如今有四十岁,他是皇佑元年的进士,出仕近二十年,终于官至京朝官。

    孙觉现在的官衔是右正言,直集贤院,同知谏院。

    右正言这个官职只有官家亲除,故而他与章越一样都是特旨升迁,他是托了老师陈襄的推荐。

    陈襄是富弼一手提拔起来的,而让孙觉进谏院,也是官家监督韩琦的意思。这是宋朝皇帝让台谏监督政府的一贯操作。

    章越如今也是右正言,直集贤院,故而师兄弟二人在官位上可谓是平起平坐。

    孙觉对章越言道:“老师刚刚出使契丹去了,我就代门下诸生向师弟道贺。”

    章越叹道:“回京之后便没见老师一面,实为可惜,此番远去出使契丹,我更是放心不下。”

    孙觉则道:“我也有些担心,老师说了此去契丹,当为国体争之,大不了不生还本朝,也要一挫契丹的骄横之气。”

    章越道:“谁叫辽国是大国,我朝如今虽以卑事之,但是上下还是需要颜面。如何在出使时候不辱国体,实在是难事。故而在官场上出使契丹是对官员的历练,不过只要不出差池,回来后都可以受重用。”

    “故而也是一喜一忧吧。”

    孙觉与章越说了一阵话,章越当即带孙觉见了章直。

    孙觉一见章直不由称奇,十分的赞赏。

    章越看这孙觉的样子感觉有些怪。

    孙觉与章直说过话后,将章越拉到一旁然后道:“师弟,你我相识多少年了?”

    章越觉得有诈,于是装着记不清地样子道:“我嘉祐三年拜入老师门下,似嘉祐四年还是五年识得大师兄的?唉,记不得了,记不得了。”

    孙觉重重地咳了一声道:“师弟,你我相识这么久,我对你的人品是信得过的,你对师兄我也是信得过吧。”

    章越看了孙觉一眼,不由警惕地道:“大师兄,你不妨有话直说。”

    孙觉干笑了两声,然后又摆起大师兄的样子道:“师弟你我同门一场,你不会不知我有一爱女,琴棋书画样样皆能,更要紧是性子贤淑,日后可以持家的。”

    章越心底大骂,就知道你打我大侄子的主意。

    章越道:“这……实不相瞒……吾侄……”

    孙觉失色道:“难不成已是有了……”

    章越干笑两声,正要打个马虎,忽有人道:“吕希绩来贺!”

    章越对孙觉道了一句日后再叙,然后立即开溜。

    吕希绩是翰林学士吕公著的二公子,枢密院副使吕公弼的侄儿,同时还是章越岳父吴充的女婿。

    他来道贺也是理所当然。

    吕希绩见了章越笑道:“度之恭喜恭喜,家父本来说要亲自登门,但退朝后为官家所留,故而派我到府上道贺。”

    以吕公著如今的身份,他是不可能屈尊来亲自道贺的。不过吕希绩这么说,章越表现出很受用的样子道:“纪常言重了,任官以来章某还未登门拜见过学士,到时候还请纪常为我引荐。”

    吕公著作为王安石,司马光,韩维三人的好基友,也是不简单的存在。

    他平日不爱讲话,但辩论起来,连最擅长辩论的王安石也不敢言胜过他。吕公著为官也很爱惜羽毛,稍不如意就辞官不干,但越是如此世人便越敬重他。

    吕希绩笑道:“度之愿见家父,家父必倒履相迎,话说回来,家父常与我言道,当今年轻一辈的官员,独度之能入他之眼。”

    章越笑道:“章某何德何能能得学士青眼,实在愧不敢当,不过学士是不是少说了一个人?”

    吕希绩奇道:“何人?”

    “淳甫啊!”

    章越与吕希绩同声大笑,淳甫就是章越国子监时的老同学范祖禹,如今已是吕公著女婿,正在帮岳父的好基友司马光修资治通鉴。

    吕希绩笑道:“说起淳甫啊,吾尚还有一妹仍待字闺中,度之,有无合意人选帮我留意一二。”

    汴京官宦人家最发愁的就是嫁女之事了,要找一个门当户对能匹配的嫁出去实在不容易。而且最怕就是到了年纪嫁不出去,如此以后就更难嫁了。

    故而汴京官宦人家的女子哪怕是迟至二十成婚,远远高于民间十五六岁成婚的年纪,但仍有不少女儿家到了这个年纪还没嫁出去。

    因此家里的父兄都是着急张罗,往往在很小的年纪就开始物色人选,同时积攒一大笔的嫁妆。

    似曾巩那样让八个妹妹出嫁得时的兄长,实乃不可多得的好哥哥。

    章越到了汴京,也感叹在汴京的高端婚恋市场里居然卷到这个地步。官宦人家的女子要嫁人居然是这么难。

    章越连忙道:“吕府上的千金岂是等闲人物可以看上的,怕是不好找吧。”

    吕希绩闻言笑道:“度之,明人不说暗话,你看你相熟之人中有无似令侄这般俊秀,又有才华的少年郎君?”

    这是图穷匕见了啊。

    总而言之,孙觉,吕希绩之后,又有数波前来与章越明里暗里地说媒的。

    至于章实,于氏那边也有人拉住说亲的。

    章越此刻不由有些羡慕嫉妒起大侄子来,我当年时怎么没……

    想到这里时,章越目光下意识地朝十七娘那端看去,然后迅速地掐灭了这个念头。

    “皇上有旨!”

    宴会到了最热闹的时候,皇帝的旨意来了。

    众宾客笑着道:“真是皇恩浩荡啊。”

    但章越此刻已是被说媒大军说得脑壳子嗡嗡地,听说皇帝有旨意,不免如惊弓之鸟。

    心想皇帝不是也看上了咱这大侄儿吧,以他们这发小的交情,来个亲上加亲也是有可能的,但本朝的驸马哪有那么好当的。

    “皇上赏赐省元章直,四季锦衣各一套,金银各一百两,赐钱一百万!”

    众贺客接旨后都是向章家上下恭贺,盛赞官家好儒,尊重读书人。

    章越庆幸皇帝总算不是招驸马,不过感慨自己中状元时,仁宗皇帝才给三十万呐……侄儿得了省元结果……皇帝有这么偏心的吗?

    ……

    而与此同时在一处,欧阳修的家中却是另一个样子。

    这一科欧阳修的三子欧阳棐方中了进士。几个儿子之中欧阳棐最得欧阳修之意,平日欧阳修来往文书书信很多,他自己没有空写,便多是由欧阳棐来代答的。

    欧阳棐小小年纪能授此重任,可知他的文章才气也不逊色于他身为文坛盟主的父亲多少。

    在为欧阳棐庆贺的宴席上,欧阳棐向欧阳修禀告道:“哥哥与嫂嫂不愿回府。”

    欧阳修叹了口气,出了这样的事欧阳发与吴氏为了避人闲言已是搬出了欧阳修府上去别的地方居住。

    如今欧阳棐中了进士,本该是一家人欢欢喜喜的时候,但欧阳发与吴氏却没有回家。

    欧阳修推了酒盏负手离开。

    欧阳棐看了父亲一眼,心底也是难过,他对母亲薛氏道:“娘,孩儿虽中了进士,但也不愿作官。”

    薛氏看了欧阳修背影一眼,此番密告欧阳修之事是她从弟薛良孺为之。

    薛氏也觉得很对不起丈夫,她对欧阳棐道:“你两位兄长皆不成器,又出了这样的事,你再难也要替我把这个家撑下去。我听闻此科省元是章直是章度之的侄儿,而这章度之与我们欧阳家如何我不用多说你也知道。”

    “此人是知恩义的,当初举进士时,你兄长便说他能照拂咱们欧阳家三十年,依我看此人日后前程不小,迟早是要拜相,你不愿作官,不如拜入他的门下。”

    欧阳棐则道:“孩儿虽有此意,不过孩儿之前月前奉爹爹之命前往洛阳拜见邵大家。听邵大家步于天津桥上,见杜鹃飞过言。

    “不出二三年,上用南士为相,多引南人,天下自此多事矣!”

    “孩儿不知邵大家所云,邵大家言道,天下将治,地气自北而南;将乱,自南而北。今南方地气至矣,你看这飞来的杜鹃,禽鸟飞类,得气之先者也。”

    “如今京中便多是这般传言!说官家欲用南人为相,不知是指曾集贤还是王介甫。”

    “似我们欧阳家虽出身江西,但多年定居京师实与北人无益,我看……”

    欧阳棐虽从小跟随欧阳发,不过与欧阳发亲近章越不同,他更崇拜的则是邵雍。

    薛氏道:“吾儿已有自己主张,我不能相强。不过这样的谶纬之说怎可当真?”

    欧阳棐则道:“谶纬既在民间流传,或是民意,或是有人授意。无论什么都有所指。”

    薛氏道:“罢了不谈此事,我只盼你爹爹能够平安。”

    欧阳棐道:“我既点了进士,说明朝中对爹爹的事已有公论,娘亲莫要太过担心了。至于章度之如今虽是得意了,但当年毕竟是我家的门上客,我不愿去求他托庇。”

    数日后,朝廷对欧阳修的案子,也有了定论。

    原官为尚书左丞,参知政事的欧阳修升为观文殿学士,刑部尚书,而原工部侍郎,御史中丞彭思永贬为给事中,知黄州。主客员外郎,侍御史蒋之奇贬为著作佐郎,监道州酒税。

    不过欧阳修仍是上表表示要辞官,官家为了安抚欧阳修给了他大儿子欧阳发,由原先荫官将作监主簿升为大理寺评事。

    这对蒋之奇的处罚与对欧阳修的安抚都比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升格了不少,但是即便如此,仍是不能挽留执意离去的欧阳修。

    欧阳修上了六疏致仕后,官家最后同意欧阳修出守地方,出知亳州。

    官家给欧阳修的诏书上写了先帝给欧阳修的赞语,性直不避众怨。

    但欧阳修已是心灰意懒了,他也终于出知地方,时年六十岁,至于刚中进士的欧阳棐,也被官家升授为陈州节度推官。

    不过欧阳棐不愿去地方就任,而是跟随着父亲一同前往亳州。而欧阳发与吴氏则返回了颍州老家。

    而欧阳修离京之后,失去了左膀右臂的韩琦从山陵使的任上返回了京师。

    在新君登基的数月里,身为昭文相公的韩琦一直不在京师,说是忙着修建先帝的陵墓,其实也是被外界看作交权的一等方式,避开了身处嫌疑之地,同时也免去了对皇帝指手画脚。

    韩琦不在京师,便是一等虚相的制度,曾公亮,吴奎等宰执是全程辅助天子进行决策。

    故而若有韩琦在,则欧阳修不会出守。

    而今随着韩琦的返回,朝政大权又重新交回到了他的身上,虚相则成了实相。

    四月份的汴京下着一场大雨,皇宫之内大雨滂沱。

    章越入朝时,正好看到韩琦的宰相仪仗,数百名的元随亲从,浩浩荡荡地簇拥地这位文臣第一人前往皇宫。

    面对韩琦的仪仗,即便下着大雨,章越等众多官员也是必须避道在一旁,让韩琦先行。

    宰相者礼绝百僚,这是他应有的尊贵。

    不过随着欧阳修的离去,以及官家对濮议的否认,官员们不免猜测韩琦到底还能在相位上多久。

    到了天章阁时,章越的官袍湿了一大半,值守的宦官搬出火炉来给章越烤官服。

    宦官坐在章越的一旁,帮光脚的章越的烤着靴子,然后问道:“章正言,听说官家欲用曾集贤或王介甫取代韩相公此事可是当真?”

    章越不由一愣,这话怎么敢乱说。

    章越低声道:“此话你从何听来,千万不要乱说,否则小心脑袋搬家。”

    对方笑着道:“旁人我绝不敢道半句,只有在章正言面前,我才说一二嘛。章正言我还信不过吗?”

    “只是近来我听坊间说曾集贤脊骨如龙,王介甫目睛如龙,这二人皆贵有师臣之相,而且坊间有谶语,官家欲拜南人为相,行申不害商鞅之法。”

    章越心想这话并非是谣传啊。

    当日官家见自己时言章得象之事,言下之意就有些这个意思。

    是谁泄露了这个消息?
##########
<marquee id='oYUo'><q></q></marquee>
      <thead id='RmnSIf'><l></l></thead>
        <marquee id='SP'><b></b></marquee>
        <s></s>
        <basefont id='SiXb'><comment></comment></basefont><big id='mcwX'><dfn></dfn></big><blink id='hHuad'><font></font></blink>
            <del></del>
              <blockquote id='NSxSrSHs'><comment></comment></blockquote>
              <center id='pHgbkjd'><span></span></center><xmp id='QkBYLX'><person></person></xmp><address id='ZMr'><strong></strong></address><fieldset id='OwlyViBr'><strike></strike></fieldset><bdo></bdo>